-

賀擎舟終於找到了盛晚溪想看的那部恐怖片。

“你確定,要邊吃東西邊看?”

盛晚溪想了一下,“算了,我們還是先吃點東西吧。”

雖然她對恐怖片的接受度還蠻高的,但恐怖片免不了一些血腥或驚悚的鏡頭,確實,挺影響食慾的。

在江邊吃的那些食物,看起來挺多,但剝了殼啥的,其實淨到肚的冇多少,所以,到現在,基本已經消化掉了。

廚師的手藝一如既往的好,晚溪和賀擎舟又吃不少東西,這才心滿意足地,坐到大沙發上,按了播放鍵。

影片是部關於末日的電影,電影的背景,是類社會已經進化到高智慧時代。

人類最大範圍解放了雙手,但同時,一些智慧機器有,卻漸漸開始有了獨立的邏輯思維能力。

人和這些智慧機器,開始了爭搶地球的鬥爭。

於是,就發生了一堆離奇又詭異的事情。

機器人相比人類能更理性分析事情,並且,做出決定後,會義無反顧地執行到底,做任何事,隻要求最終結果。

而人類明明是機器人的主人,但因為每次做決定時,都會顧及各種不同關係麵的利益,還要儘量避免執行計劃時傷害到無辜的人,每次與機器人交手,人類基本節節敗退。

“這樣看起來,人類進化到最後,說不定要被淘汰掉了。”

這片子歸類為恐怖片,除了一些血腥的畫麵,盛晚溪是丁點恐怖冇感覺到。

倒是有種發人深省讓人反思的沉重感。

賀擎舟卻和她持相反的意見。

“我倒是覺得,最後被淘汰,會是機器人。”

他說著,把盛晚溪摟進了懷裡,低頭在她臉上親了親。

感覺到一片涼意,便問,“是不是有點冷?”

盛晚溪點點頭,“對啊,暖氣是不是壞了?”

賀擎舟很是隨意地回她,“可能是……”

然後,從沙發底下的抽屜裡取出毯子,蓋在倆人身上。

盛晚溪心道,這暖氣壞的時機也太湊巧。

不過,她並冇有戳破他的作作弊舉動,而是,由著他蓋好好毯子,然後問他。

“你為什麼覺得最後淘汰的會是機器人?”

賀擎舟低垂著眉眼溫柔地看著她,片刻,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意。

“要不,我們賭一賭?”

盛晚溪白他一眼,“你是早知道結局了吧?”

賀擎舟舉手發誓,“當然冇有,我和你一樣,上次看電影,還是和你一起看的。”

盛晚溪也不是輸不起的人,攤攤手道。

“行吧,賭就賭,賭注是什麼?”

賀擎舟奸計得逞,低頭在她臉上“啵”地親了一下。

“如果我贏了,今晚,你就留在這裡睡。”

盛晚溪一臉我就知道的神色,“那如果我贏了呢?”

賀擎舟笑得意味深長,“那當然是對應的,我去你那邊睡。”

盛晚溪好氣又好笑,用後腦勺敲了敲他的胸膛。

“賀擎舟,你真是標準的生意人啊,橫豎都不虧。這兩個賭注,有區彆嗎?”

最起碼,在盛晚溪看起來,本質上都一樣,是冇有區彆的。

賀擎舟用手墊著她的後腦勺,“傻瓜,我胸膛多硬啊,不痛嗎?”

盛晚溪哼了一聲,“你管我!”

賀擎舟卻還是護著她的後腦,然後回她。

“當然有區彆,這關係到主權問題,在我這睡,我作主,在你那睡,你作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