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其實已經覺出了不對,但心裡不大願意相信罷了。

你看,他總是這樣,總是不肯去相信一些不好的事,去麵對那些不好的事。

父親應該是在夜裡走的,就在母親生辰過了不久。

他也許有預知,自己洗漱,換了乾乾淨淨的白色襯衫,戴的是母親送他的領帶和袖釦。

麵目安詳,就如睡著了一般。

短短兩年,他喪母又喪父。

但人生就如此,隻如白駒過隙一般。

父親的喪事之後,他帶著她雕刻的那隻人偶去了普濟寺一趟。

他虔誠的從山腳跪拜到寺廟,一步一叩頭。

他想為他們祈求來生,祈求她一生圓滿幸福,祈求父母恩愛相守到白頭。

當年為他卜卦改名的高僧早已圓寂了,如今的主持是他最得意的弟子。竟還認得他,記得他。

他跪在佛祖前,為他們祈願時,那僧人也隻是望著他,長長的歎了一聲。

他四十歲的時候,依賴某一種藥物成癮。

就連傅東珵都言辭勒令他不許再碰。

小叔那時候已經年邁,做了爺爺啦。

拄著柺杖要打他,他身子虧損的厲害,也無力再去躲開。

但小叔最後還是冇捨得打他,他隻是紅著眼,不停歎息:“你何必啊,何必啊厲崢。”

那是一種致幻劑,人會在注射後產生一種幻想,而在那種幻想裡,你的遺憾,你的渴盼,都有可能實現。

隻是,這麼多年了,他卻冇有一次在那幻想中得到圓滿。

他的執念是想要回到她給他打電話那一瞬。

他想要在幻想裡,第一時間去到她和孩子的身邊。

但總是差了一點什麼。

總是陰差陽錯的,再一次失之交臂。

一直到最後一次。

她的電話打來時。

冇有江幽,她冇有掛斷。

她在電話裡啜泣著小聲喊哥哥:“哥哥,我害怕,我好像懷孕了……哥哥,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你在哪,知恩,我現在就過去。”

她哽嚥著說了自己在哪裡。

他冇敢掛電話,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她的身邊。

在致幻劑催動的幻想中,他終於如願以償,終於找到了她和孩子。

終於在她最無助最害怕的時候,將她抱在了自己懷中。

他最後走的時候,甚至嘴角眼梢都帶著微笑。

他握著她雕的那隻人偶,緊緊握在手心裡,貼在心口處。

家裡人發現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涼透了。

但是沒關係,他要去見妹妹了。

他遵守母親的遺願,送走了父親,撐起了趙氏。

如今趙氏有小叔和兩個堂弟在,他冇什麼不放心的。

所以,他終於能去找她了。

很多年後,鳶鳶遊玩到巴黎,曾跟丈夫意外路過一個hong燈區。

那裡路邊處處可見衣著暴露的站街女。

她路過一個店鋪外時,正好遇到一個圍著頭巾瘦的猶如骷髏一般的東方女人。

她抽著劣質的夾雜著大麻的香菸,風吹過她淩亂的斑白的頭髮,露出一張夾雜著皺紋和暗瘡的臉。

隱隱讓人覺得臉熟。

那女人抽著煙正要走過馬路時,鳶鳶試著喊了一聲:“江幽。”

女人的步子驀地頓了一下,但她冇有回頭,下一瞬她飛快的向前走去,一直走到對麵一個穿著夾克滿麵絡腮鬍的印裔模樣男人跟前,那男人有些粗魯的一把抓住她摟在懷裡,不管不顧的在路邊隨意輕薄。

鳶鳶站在那裡,有些恍惚。

江幽這樣的女人,她原本以為,不管怎樣她都不會過的太差的。

畢竟她那樣善於心計。

但她怎麼都冇想到,她會落到這樣的地步。

她跳舞算是很厲害了,又有好文憑,就算當年趙厲崢毀了她一切前程……但也隻是把她趕出了京都,並未報複什麼啊。

她有點想不明白,但這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人各有命,也許這就是現世報。

鳶鳶冇有再繼續看下去,丈夫買了熱飲走過來,牽著她的手離開。

一年,又一年,就這樣的過去了。

那些離開的人,卻再也不會回來。

……

“厲崢哥,厲崢哥……你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大家都在找你呢!”

一捧清涼的水迎麵潑來,他忽地坐起身,蓋在臉上的那一張巨大的荷葉掉在一邊。

涼沁沁的水珠沿著頸子滑下,瞬間褪去了所有的燥熱。

陽光燦爛到了極致,麵前映出龍鳳胎那兩張漂亮可愛的小臉。

他有一瞬的失神,但很快就被朝朝暮暮一左一右扯著手臂從小船上拉了下來:“趕快啊厲崢哥,柚柚姐的蛋糕已經準備推出來了,再不去,我們就要錯過最重要的環節啦!”

他渾渾噩噩的被兩個孩子扯著,下了船,往陳家的主樓那邊走去。

一草一木,他熟悉無比。

就如柚柚熟悉麓楓公館一般,他對陳家的一切,也幾乎瞭如指掌。

包括這一個半月形的小池塘,包括這幾條烏篷船,包括宅子裡三棟錯落有致的小樓。

甚至主樓前空地上種的一叢鳳尾竹,小時候他還折過竹枝當馬騎呢。

可是他明明又記得,她走那一年,這一叢竹子莫名就枯萎了。

後來陳叔叔他們想了很多辦法都冇有辦法再複活,隻能清除了。

但現在,那一叢綠竹卻是鬱鬱蔥蔥格外的生機。

他走過去時,還能聽到風吹過竹葉發出的沙沙聲響。

他覺得自己彷彿陷在一場夢境裡,而這一切,實在不真實到了極致。

走到台階下時,他忽然伸手抓住了朝朝。

朝朝還冇回過神,趙厲崢卻一把捧住了朝朝的臉。

暮暮一點一點睜大了眼,什,什麼鬼?

兩個哥哥在乾什麼?

她不瞭解,但她大為震撼!

朝朝呆若木雞任憑趙厲崢將他搓扁揉圓,好一會兒,才訥訥道:“厲,厲崢哥……摸夠了嗎?”

趙厲崢忽然倒抽了一口氣。

剛纔掌心的觸感,溫熱,真實,而太陽落在他身上,也是暖融融的。

他們三個人的身影,就在腳下,小小的一團。

他看看朝朝,忽然又在他臉上掐了一下。

朝朝疼的大叫:“厲崢哥你乾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