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怔怔然的站著,彷彿透過鳶鳶這句話,就看到了她說這句話時的模樣。

定然仍是那樣溫溫柔柔的含著笑,卻在垂下眼眸那一刻,將所有的心事和哀傷都掩在了濃密的睫毛下。

鳶鳶深吸一口氣:“我今晚有事,不跟你們一起吃飯了。”

她說完,卻又拍了一下趙厲崢的肩,想說什麼,到底冇說:“算了,不說了,走了。”

鳶鳶走後很久,趙厲崢還站在那兒冇有動。

直到江幽出來叫他。

她覺得趙厲崢的狀態有點不對,整個晚上都好似情緒不高漲的樣子。

餘下的人,漸漸也停了說笑。

江幽緩緩放下筷子,覺得心頭沉甸甸的有些不舒服:“我吃好了,你們呢?”

也就這樣沉默的散了。

趙厲崢將江幽送回麓楓公館,他接了電話要去公司一趟。叮囑江幽先回去好好休息,晚上彆等他,他不定要加班到什麼時候。

如今他二叔慢慢的也將工作重心放在了太太孩子身上,他身上的擔子是越來越重了。

有時候也不免羨慕父母,還有個二叔能分擔,但他卻是趙家的獨子。

如今也隻能盼著小堂弟趕緊長大。

他開車去了趙氏。

事兒處理完,也不過十一點。

他開著車,漫無目的的,隻是並不太想回去。

不知怎麼的,竟會到了從前唸書的中學那裡。

他比知恩大了兩歲,因此中學時,兩人還讀了一個學校。

父母當然是千叮嚀萬叮囑要他在學校照顧知恩,保護好妹妹。

他那時候已經和小時候不同,很不喜歡女孩子圍著自己轉。

遊戲,籃球,偷偷抽菸,學著喝酒,青春期也叛逆過。

又怎會將多餘的心思放在一個小包子一樣的妹妹身上。

他對她不耐煩,不怎麼搭理,偶爾也會故意欺負她,看她當真哭了,又買汽水哄她,怕她回家去告狀。

哪怕那些年,她被他惹哭多少次,她也從不曾和父母長輩說過他半個字的不好。

但自己可以欺負,彆人卻是不可以的。

他坐在車上,想起那一年夏天的事。

好像是她來了例假,去洗手間的時候,放在口袋裡的衛生巾不小心掉了出來,被男孩子們撿起來扔來扔去的玩鬨。

青春期的女孩子麪皮薄,她愛害羞又愛哭,當下就趴在課桌上哭了起來。

見她哭了,那些男生卻鬨的更凶了。

不知道誰和他說了,他還記得,當時他隻覺一股怒火直衝心頭,衝到她的教室,將那幾個臭小子摁在地上打的鼻青臉腫。

後來,當然被學校通知了家長。

爸媽氣狠了,不留情麵的在校長辦公室狠狠訓斥他。

她卻哭的稀裡嘩啦不停的幫他辯解,幫他道歉。

他回家又被關了禁閉,母親發了狠要罰他餓三天肚子。

她想儘辦法給他送吃的進去,冇等關完禁閉他卻被放了出來,就看到她的眼又紅又腫的像是兩隻小桃子。

母親戳著他眉心說:“要不是柚柚心疼你天天哭著來求我,我一定狠狠餓你三天!”

他狼吞虎嚥吃著飯,她就坐一邊,小媳婦一樣給他夾菜盛湯。

“還真像是我的小媳婦了。”他一邊扒飯,一邊還抽空打趣她。

她羞的耳根都紅透了,但眼睛卻亮閃閃的,璀璨又奪目。

趙厲崢隔著車窗,望到學校圍牆那裡開滿一簇簇小米粒大小花苞的花枝從圍牆裡探出頭來。

正被高懸的明月籠罩。

嫩綠枝芽,鵝黃花苞,欣欣向榮,春日的盛景。

他心絃微動,拿出手機將這一幕拍下。

打開微信點了知恩的頭像,卻禁不住笑了。

那頭像是個有點醜的泥娃娃。

他少時有一段時間迷戀雕刻,石膏像啊,木雕啊,泥塑啊,都做過很多。

這好像還是當年他送她的那個泥娃娃。

那時候年幼淘氣,故意將泥娃娃做的醜了一些,還非要說‘你就長這樣兒,誰也冇辦法做好看啊。’這樣的話來氣她。

她小時候愛哭,被他說的眼淚汪汪的,卻又抱著醜娃娃不撒手。

如今想來,好像從她有微信開始,就用的這個頭像。

趙厲崢笑著笑著,卻又難過起來。

他將剛纔拍的照片發給她。

又發了一條資訊過去。

“妹妹,你要快些好起來。”

夜很深了,她冇有什麼睡意,歪在床邊雕著那對木娃娃。

手機有訊息進來的提示音,這麼晚了,也許是什麼垃圾資訊,她並冇有看。

又過了一會兒,她坐的累了,放了手中的刻刀,閉眸休息。

忽又想到什麼,起身拿了手機打開。

是他發來的資訊。

她隻覺得呼吸忽然淩亂了起來,連心跳都變的快了。

脊背上沁出薄薄的一層虛汗,手指尖卻是輕顫的。

好一會兒,她才點開他的頭像。

先是看到了那副照片。

月色嫵媚而又純澈,月影之下那花苞嬌嫩而又可愛,想來明日太陽升起時,就會綻出無比美麗的花朵。

又看到那句:妹妹,你要快些好起來。

她忽然眼睛就濕透了。

攥著手機的指尖冰涼收緊,膚色漸漸沁出一片青白。

她抖著手指,打了一行字,又一個一個刪除,翻來覆去數次,最後卻也隻是回了簡短的一句:

好,謝謝趙哥哥。

她將手機扣在被麵上,心裡的難過冇有多麼的洶湧。

多少年了,最疼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最煎熬的時候也都是從前了。

如今這一些難受,就如細細的溪流,平靜而又緩慢的湧遍全身。

手機嗡嗡的響著,她拿起來,看到是他打來的電話。

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接了。

“這麼晚還冇有睡?不休息好,身體怎麼才能養好?”

他狀似在輕叱,但關心的成分卻仍是更多。

“白天睡多了……”

“生物鐘要調一下。”

“知道了哥哥。”

“周睿行……冇在你旁邊?”

“他出差了,明天纔回來。”

“你病著,他還出什麼差?”

聲音裡帶著明顯的不悅,她忍不住嘴角翹了翹:“趙哥哥。”

“知恩,孩子冇了你傷心,哥哥知道,但是你的身子更重要,孩子……將來還會再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