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眉心急跳了幾下,迅速轉身,隻見雲霧裡有一道影子浮現,他快步過去,便要伸手抓她,但那影子倏然地又飄走了。

他不信,一定是蘇隨安在故弄玄虛。

蘇雪已經死了,她不會再出現。

“蘇隨安,你滾出來!”他厲聲喝道,霧很大,已經瞧不清楚四周,連蘇隨安都消失了。

“軒轅洌天!”聲音再度響起,這一次,更熟悉,帶著她獨有的清蘇,她喚他的時候尾音是立刻收的,總顯得冇有多餘的感情。

薄霧裡慢慢地走出來一道影子,看不見模樣,但是,卻給了他熟悉的感覺。

軒轅洌天心頭像是被擂鼓狠狠地撞了一下,痛得整顆心臟都縮成了一團。

他想過去,但是雙腿像是無法行走,像是被釘在了地上一樣,也像當初殘疾了一樣,動一下,便是鑽心的痛。wp

他眼底迅速湧上了熱浪,對著薄霧縹緲的人影慢慢地伸出了手,手卻碰不到她,分明很近,卻像是隔著很遠很遠。

“你站起來了!”那影子在說話,聲音就是記憶中的聲音。

痛楚頓成噬心的恨,近乎是咬牙切齒地問:“是你嗎?”

“是我,你恨我?為什麼?”

他的聲音,啞在了嗓子裡,恨她,罵她,怨她,怒她,所有的話都說不出來,唯有一句顫抖的,“你……還好嗎?”

她的聲音也帶了哽咽,“我很好!”

他笑了,眼淚卻從臉上滑落,癡癡看了許久,想努力從薄霧裡看到她的模樣,可薄霧總是揮不去。

良久,他問:“可曾有過一點,哪怕是一點……想我?”

蘇雪心裡驟然痛了,淚水落下,啞聲道:“想!”

他笑容更大,卻也更蒼白,“那我原諒你。”

蘇雪在薄霧裡,清晰能看到他的臉,他的痛,他的笑。

他說:“我當太子了。”

她說:“恭喜。”

他說:“我總是會想起,那個晚上你過來我房中,我抱著你,我聽到你的心跳聲,那是你留給我最溫暖的記憶。”

那是她失控的晚上。

忍下去的淚水,又模糊了醉意沉沉的演技,“我總是在想著,我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纔可以讓你回來我身邊。”

蘇雪泣不成聲,“對不起!”

她不知道,他這麼在乎她,從不知道。

他聲音裡充滿了遺憾與悲愴,“我站起來了,你卻冇看到。”

“我現在看到了。”蘇雪鼻音重重地道,“和我想象的一樣。”

他笑了,俊美堅毅的麵容卻浮滿了淒楚,“我還能見到你嗎?”

蘇雪沉默,不忍看他。

三年,她其實不止一次打開墨玄係統,想看他們的未來,但是,每一次都觸目驚心。

“不能?”他的話已經顫抖。

“不知。”蘇雪慢慢地往後退去,忍不住哭了出來,“但如果不能再見,希望你善待我們的孩子,保護好他,用你所有的努力。”看書溂

“彆走!”他想追,但雙腿依舊像是釘在地上,移動不得分毫,他倉皇伸出手,什麼都冇抓到,聲音灼亂,“求你,蘇雪,不要走。”

影子漸漸地消失了。

他盯著那個方向,像死了一般,一動不動,伸出去的手,就這麼懸在虛空裡。

雲霧,也漸漸地散去。

燈火暈開山中的水氣,朦朦朧朧,他什麼都看不清楚。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