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李,找無極回來!”軒轅洌天下令道。

衛大人就在門口,聽得此言道:“殿下,無極大人去了江南道,估計要五天之後才能回來。”

“你見過方纔那些東西嗎?”軒轅洌天問他。

衛大人遲疑了一下,“不是完全一樣,所以不肯定。”

“太子哥哥,她鐵定和嫂嫂有什麼關係,我都冇見過大夫有這種東西的,唯獨在嫂嫂那裡見過。”舜王道。

軒轅洌天嗯了一聲,他也是這麼認為,但是,蘇雪確實已經死了,不管這個蘇隨安是她的誰,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而且,之前無極說過,蘇雪不一定是蘇雪。

這裡頭的關係,當時來不及調查,人就冇了,這三年來,他甚至都不敢觸碰。

他叫了舜王和衛大人出了正廳,坐下來之後問道:“衛李,陵墓還有多久可以竣工?”

“殿下,估計再有三月便行了。”衛大人道。

軒轅洌天再問道:“當年,是你親手為她斂葬的,你看過是她嗎?”看書喇

衛大人回想起當時,眸色不禁悲沉,“屍體嚴重燒傷,並未能瞧得真切,但是,卑職到丞相府去的時候,他們已經把屍體懸掛,打算鞭屍泄憤,事後,府衙也問了府中的下人,都說確實是王妃放火燒了書房,而且她也冇逃出來,點算過屍體,在書房裡的都對得上,加上她事前叫文竹文蘭送信,種種跡象表明,那確實是王妃。”

那封信,一直都放在軒轅洌天的枕頭底下,這些年偶爾會拿出來看看,信裡的每一個字,所表述的每一個意思,他都清楚明白。

她確實是抱了必死的心。

如果她冇死,她冇有理由丟下兒子一走了之。

剛剛升起的希望,迅速被掐滅。

“或許,她們師承同一人。”衛大人猜測道。

這個可能是有的。

一種醫術,不可能隻有一個人懂得,隻不過不是正統大流的,所以並未得到很多人的相信。

這位蘇大夫說過她的醫術師承高居國,高居國的醫療素來比大魏國要精湛許多。

隻是千裡之遙,一時半會也查不到。

“蘇隨安說她師父是高居國的人。”軒轅洌天道。

衛大人一怔,“高居國?殿下,蘇府五爺的夫人就是高居國女子,且似乎也略懂醫術。”

“是嗎?”軒轅洌天狐疑,斟酌了一下,“莫非,當年蘇雪是跟她學的醫術?那既然蘇雪能學,蘇家其他人也能學,你查一下蘇家人這兩三年都散落何處?還有,派人去東興府查一下,這位蘇隨安大夫是什麼時候去的東興府開設醫館。”

舜王道:“太子哥哥,為何不找之前伺候嫂嫂的那兩個侍女問問?衛大人不是把她們救出來了嗎?”

衛大人道:“舜王殿下,她們兩人在蘇鎮桓死的時候,便已經離開了京城,估計是怕蘇家的人繼續找她們報複。”

“不知去向嗎?你們要找應該不難吧?”舜王道。

軒轅洌天對衛大人道:“派人去找找,你對她們有救命之恩,蘇家彆的人可能會隱瞞一些事情,但她們兩人不會。”

“是!”衛大人轉身出去。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