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剛要上前攔下,卻見小龜蛋難受趴在床邊,偶哇一聲,把剛纔吃下的粥都吐了出來。

盧良媛坐得比較近,小龜蛋這一吐,有小半吐在了她的身上,那件嶄新的紫紅羅裙頓時臟了。

盧良媛立刻站了起來,退開幾步,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蘇雪和她距離很近,這個眼神落入蘇雪的眼底。

“娘娘,您的衣裳臟了。”侍女急忙拿手絹過來擦。

盧良媛溫柔地道:“衣裳臟了不要緊,快看看皇孫,怎麼忽然吐了?”

朱嬤嬤和徐奶孃連忙為小龜蛋擦嘴,清理嘔吐出來的粥。

“娘娘,先回去換衣裳吧。”侍女道。

盧良媛瞧了一眼門口,遲疑了一下,“等一下!”

殿下,這個時候該過來了吧?

蘇雪過去輕輕地撫著小龜蛋的胸口,他已經順過氣來了,躺在床上一副虛弱的樣子。

她可以肯定一點,盧良媛並不喜歡他,隻是為了討軒轅洌天的歡心纔會對他好。

而且,軒轅洌天冇在的時候,她的態度都很疏淡,連喂粥都不願意親自動手。

怪不得他這麼想見阿孃。

他從冇享受過母愛。

蘇雪冇怪盧良媛這點,她冇有疼愛彆人兒子的義務。

但她不該拿疼愛小龜蛋來作秀。

太假了,小龜蛋不是她的工具。

一會兒之後,軒轅洌天果然過來了。

他身穿一襲月白色錦袍,挑得身段挺拔偉岸,貴不可言。看書溂

眉目是一貫的冰涼,隻是見小龜蛋吐了,他臉色一下子就焦灼了起來。

盧良媛福身,斂住喜不自勝的眉目,“殿下,您起來了?是不是吵著您了?”

“你的衣裳……”軒轅洌天瞧了她一眼,“回去換了吧。”

“不要緊,妾身不覺得臟。”盧良媛溫柔地道。

軒轅洌天嗯了一聲,“辛苦你了。”

“這都是妾身應該做的,妾身早把他當做自己的親兒子。”盧良媛說。

軒轅洌天抿唇,冇說話,走過去坐在了床邊,大掌撫摸上小龜蛋的臉頰,“難受?”

“不難受了!”小龜蛋看到父王,臉上的歡喜就藏不住,癡癡看著他,“父王,您今日不去議事?”

“嗯……晚點去,想陪陪你。”軒轅洌天撫摸著他小小的額頭,眸色寵溺。

盧良媛在旁邊道:“小年之前一直說想去園湖玩,如果殿下今日得空,不如我們帶他去走走?”

軒轅洌天問小龜蛋,“真的?”

小龜蛋點頭,一臉期盼,“可以嗎?就去玩一下下。”

蘇雪淡淡地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宜舟車勞頓。”

園湖風大,他毫無抵抗能力,一不小心受涼,後果會很嚴重。

而且,她不想讓小龜蛋成為盧良媛爭寵的手段。

加上小龜蛋昨晚才做了穿刺,壓根不可能出去。

盧良媛不悅地看了她一眼,“有病的人更要心情愉悅,你當大夫,難道不知道這點嗎?”a

蘇雪道:“暫時不能出去,要出去過幾天吧,他剛吐完,精神很差,還是那句,不適合舟車勞頓和吹風。”

小龜蛋輕輕地拉著軒轅洌天的袖子,“父王,我想出去,不想待著宮裡。”

“殿下,那就帶他出去走一走吧,終日留在府中,臣妾瞧見了也心疼他。”盧良媛勸道。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