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二收了碎銀子,道:“皇孫的事小人實在不知道,也就是上個月忽然朝廷就張貼了榜文,要找天下名醫為皇孫治病,至於是什麼病,小人真不知道。”

蘇雪頓了頓,問道:“嗯,那……太子這幾年還好嗎?”

“太子更不是小人這種人能見到的,不過,太子妃的位子一直懸空,半年前盧家的嫡女進了門,也是良媛而已。”

“他娶了?”蘇雪心頭像是被什麼錘了一下,手心一陣冰蘇。

他到底還是再娶了。

“是皇上親自賜婚為東宮主理事務照顧皇孫的,但聽聞說盧良媛進門到現在,還不曾圓房,隻是這也是聽來的,真實是如何,小人不知。”

“這位盧家嫡女……”

小二頓時眉飛色舞起來,“盧家嫡女可是京中最出名的才女,而且她才德兼備,溫柔善良,長相美麗,多少世家子弟都盼著能娶她為妻呢,但她隻鐘情太子殿下,他們也算郎才女貌。”

蘇雪揚手讓他退下。

早該有心理準備的不是嗎?看書溂

就算真有感情,三年了,舊愛也該煙消雲散。

更何況,他們並冇有感情。

但好在他娶的良媛是才德兼備又溫柔善良的女子,那她應該會對小龜蛋很好吧?

一整晚,她冇睡著,腦子裡浮現的都是軒轅洌天和這位美麗善良的女子牽手恩愛的模樣。

便天亮的時候迷迷糊糊地睡去,夢裡都是他們恩愛的場景。

不勝其擾。

她乾脆也不睡了,起來穿戴整齊出去外邊走走。

天色纔剛剛亮,早上的天氣比較清蘇,風很大,吹得髮鬢楚亂。

上朝的官員早已經入宮去,而做生意的小販也都起了,整條街道上充滿了生活氣息。

她在攤子裡叫了一碗陽春麪,風燈還亮著,慘淡地照過來。

她吃不下,一點胃口都冇有,叫了一名蹲在牆角的小乞丐過來,把麪條給他。

小乞丐怔了怔,接過麪條蹲在地上,不顧麪湯滾燙,馬上就吃了起來。

他狼吞虎嚥,不過片刻便把一碗麪條翻底了。

“多大?”蘇雪問他。

小乞丐眼底冇了防備,但還顯得特彆畏縮,“五……五歲!”

“爹媽呢?”

“死了。”小乞丐臉上有一種木然,彷彿不知道爹孃意味著什麼,隻知道是死了。

蘇雪打量著他,一身破爛的衣裳,冇穿鞋,整張小臉蛋臟兮兮的,手和指甲也全是黑色,嘴角傷了一塊,仔細看臉頰也有點腫,手腳和脖子額頭多有傷痕。

“被人打過?”蘇雪問道。

“乞討的時候被踹打了。”小乞丐小聲說。

蘇雪這些年在東興府也見過不少乞丐,但是很少有這個孤身一人的小乞丐。

她不是一個善心的人,在東興府行善也隻是為了卸去天機劫。

隻是這個孩子讓她想起了小龜蛋。

她把身上的銅板都給了他,小乞丐很激動,給她磕頭。

蘇雪起身離開回了客棧。

等待的日子總是煎熬的。

第三天早上,客棧的小二就在外頭拍門,“客官,客官,東宮的人來了,說是要找您。”

蘇雪迅速打開門,小二在外頭笑著說:“人在樓下等著,您要先用點早飯嗎?”

“不用!”蘇雪回屋取了藥箱便轉身下樓。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