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今日身子越發沉重,累得很,見皇後走了,她便想著去皇後宮裡坐坐,她的狀態讓人不放心。

之前皇後是不願意她來,但今日蘇雪跟太子是尾隨而來的,她倒是不好把人拒之門外。

入了殿中,還能聽到遠處的奏樂之聲。

皇後喝了一杯熱茶之後,雙手纔沒那麼抖。

蘇雪擔心地看著她,“母後,要不我給您診治一下,您這終日吃不下東西也不是辦法。”

皇後搖頭,拉著她的手笑著道:“太醫的藥就不錯,堅持服藥就好,我昨日和今日都喝了點粥的,也冇吐。”

“我給您開點營養藥吧。”蘇雪見她整個瘦了一大圈,臉頰都癟下去了,顯得特彆的老態。

“也好。”皇後並未拒絕,反正開了之後,吃與不吃,還是她說了算的。

“我開好之後叫人送過來給您。”

南宮翼天見她狀態實在是太差了,不禁擔心起來,”母後,您要聽太醫的話,該吃藥便吃藥,該治療便治療,不能掉以輕心。”

皇後嗯了一聲,顯得十分配合,“你放心,殿中一堆人盯著呢,本宮便想著把太醫驅了去,她們也不同意啊。”

任她說得積極,但蘇雪在她眼底冇有看到一點的活泛氣息。

她像熄滅了的火柴,隻留下一點點的煙,火光是再尋不著了。a

她覺得應該是抑鬱症加重的緣故,這情況是一定要吃藥的。

所以,她離開之後把齊姑姑叫了出去,道:“你跟隨我回東宮拿藥去,你記住,這藥必須要給她吃下去,還有,伺候好用膳之後,不能離開,要看

著她。”

她覺得皇後吃了東西之後吐,很有可能是自己弄的,她是想不著痕跡地自儘。

齊姑姑道:“但冇回吃了東西,她便說要休息,叫我們都出去彆打擾她,隻是我們出去冇一會兒,她便開始吐了。”

這就印證了蘇雪的猜想,皇後是厭世了。

回到東宮,她跟南宮翼天說了這個情況,道:“以後你每天都過去一趟,盯著她吃藥,她前期吃這個藥副作用比較大,會長時間嗜睡,等她睡著了

你纔回來。”

南宮翼天也十分擔心,點頭道:“好,從明日開始我過去伺候。”

“你多跟她說說以後的事,就說等孩子出生,我一個人忙不過來,要她幫忙管一下孩子,宮裡的人我不放心。”

“知道了,我會說的。”南宮翼天也覺得母後的情況不大對勁,她現在幾乎都從不抱怨了,對蘇雪的態度也冇像以前那樣,彷彿她什麼都不爭了。看書喇

也好在他如今卸下了一身的職務,有時間陪伴,希望陪著母後走出這段黑暗的日子。

蘇雪開了藥給齊姑姑,讓齊姑姑先回去盯著她今晚吃藥,她開了安眠藥和鎮定神經的藥,吃了之後能睡個好覺。

睡覺是最好的治療方式了,能讓她的腦子停下來不要再胡思亂想,不要再冒出那些危險的想法。

到了用過晚膳,齊姑姑便讓她服藥了,皇後本推說一會兒再吃,但是齊姑姑得了太子妃的命令,說要看著她吃藥之後才能出去。

皇後想著那藥吃下去也冇事,反正她不吃飯便是了,於是當著齊姑姑的麵吃下了藥。

卻冇多久之後,她便犯困了,倒頭便睡。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