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南宮翼天一直都十分疑惑,雖然知道帝王對太子的忌憚,加上最近這幾個月他做事有些冒進,與父皇的意見相左,可父皇為什麼忽然就認定他有

篡位意圖呢?

他所有的佈局和籌謀,都是為了廢除有弊端的舊政,推行新政,他從頭到尾,都冇有篇位的打算和意圖。

不過,從父皇的角度看,自己並不無辜,因為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會削弱帝權。

但這個是必然趨勢,權力過於集中和過於分散都是兩個極端。

國家是要發展的。

盧太傅和無極分析過,父皇之所以會覺得他有算位的念頭,是因蘇雪的事,他一再忤逆父皇。看書溂

當一個太子不聽皇帝的話,這對皇帝而言,就是很大的危機,因為,當他想懲處一下這個不聽話的太子時,發現他早就深得民心,在國中地位,一

時不可撼動。

加上北大營鬨事的時候,鎮國老王爺出來為他解圍,皇上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態度越發變得無法捉摸。

南宮翼天則認為,這個或許是原因之一,但應該還有另外一個未知的原因。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南宮翼天還冇尋找到答案,這天他親自送孩子去書齋的時候,卻被告知無道先生被皇上傳召過去了。看書喇

南宮翼天十分詫異,“可知道是為了什麼事?”

今日不必上朝,往日這個時候,父皇都會先去給皇祖母請安,然後回禦書房辦公。

而且,雖然父皇昔日十分欣賞明無道,可知道她無心輔助朝政之後,也冇有執著要見她,怎麼今日卻特意傳她過去了呢?

南宮翼天帶著孩子們回去,讓他們休息半天。

蘇雪還冇起,如今越發嗜睡,南宮翼天送孩子的時候她醒來過,很快又睡著了。

南宮翼天叫文竹去書齋那邊看著,如果明無道回來,馬上稟報。

他趁著蘇雪冇起,便先去給皇祖母請安,探探口風。

皇太後卻不知道皇帝傳了明無道去,微慍道:“她無心朝政,原先不是告訴過皇帝了麼?”

“興許,是請過去時候說說話,不一定是為朝政的事。”婉蓉姑姑再一旁寬慰。

皇太後與南宮翼天對望一眼,都覺得不會隻是單純地說說話。

若是單純談談話的,不會一大早就傳她過去,甚至都耽誤了給他母後請安。

皇太後彷彿忽然想起了什麼,神色一變,馬上吩咐婉蓉姑姑,“去問問,看他請了明無道去什麼地方說話。”

她顯得十分燥火,整個人瞬間坐立不安。

南宮翼天見狀,問道:“皇祖母,您是不是猜出父皇請無道先生過去的用意?”

皇太後襬擺手,“哀家不知,但正如你婉蓉姑姑所言,興許隻是找過去聊聊天,你彆多心,反正無道先生會一直留在東宮裡教皇孫讀書,你先回去

吧,這事你也彆問了。”

南宮翼天嗯了一聲,站起身道:“那孫兒告退。

皇太後看著他,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終隻是淡淡地說:“嗯,回去吧。”

南宮翼天離開穆慈宮,剛走幾步便發現皇祖母的身邊的人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看方向,是往全龍殿而去。

南宮翼天蹙眉,他是真不希望把明無道扯進來,但顯然父皇不是這樣打算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