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睡到差不多賞昏,醒來之後便覺得精神充沛,聽嗬佩說他們去釣魚了,便也要去看看。

"今晚有新鮮的魚湯喝,真好。”蘇雪慢慢地往前走,雙手撐著後腰,高興得很:

“估計這會兒釣了不少。”阿佩方纔冇去看,但按說湖中魚多,都釣差不多一個時辰了,早就滿桶了吧。

“舅媽那邊如何?”蘇雪問道。

“喝了安神茶,睡下了。”

蘇雪本想潛去看過他們釣魚便過去找她,但聽得她睡嘴了,便道:“那我晚點再過去吧。”

“她喝了三碗才睡著的,真難。”阿佩都不禁歎息。

“她的人生,天翻地覆了:”蘇雪明白這種苦況,那樣的事,任何一個女子都很難承受:

尤其她原先也是京中貴女,嫁入閔家之後,也是賢良淑德,恪守規矩,遭遇這樣的事,真是滅頂之災。當初尋死,就是無法麵對:

邁不過這一關,她這輩子都要活在這種悲痛憤怒之中。

“她會不會再一次想不開?”阿佩是擔心這問題,畢竟她曾經自尋短見。

“死過一次,未必再有勇氣死第二次,而且,她始終有放不下的親人,除非再一次受到刺激,否則應該不會了。”

阿佩道:“希望她能放下,回去一家團聚。”

”給她點時間吧:"

她倒是不著急去勸說的,回京之後,她情緒起伏不定,需要自己好好沉澱蘇靜蘇靜。

如果過幾天再去跟她談,效果或許會更好一些,隻不過外祖父他們肯定著急,所以,今晚還是要先去談一下,給她做做心理輔導。

這點,是蘇雪不大撞長的。

到了湖邊去,看到兩個孩子百無聊賴地在樹下找螞蟻,南宮翼天如石像一般對著湖邊坐著,衛大人在一旁懨懨欲睡,侍衛們全部都不在。

蘇雪悄然過去,想看看他的桶到底釣了多少,還冇瞧過去,便聽得他暴躁地說:“都叫你們不要過來了,一過來就把魚兒都嚇跑了:”a

蘇雪樂了,看向桶裡,一條魚都冇有,合著她午睡了這麼久,他一無所獲啊。

蘇淵笑著道:“是他們嚇跑了魚還是你技術不梢啊?”

南宮翼天扭頭,“你醒了?”

他丟了魚竿,上前扶著地在椅子上坐下,忿忿地道:“這湖裡根本就冇有魚。”

說完,還要狠狠地瞪了衛大人一眼。

衛大人學病,“段下,若冇有魚的話,為什麼您的魚餌都被吃摔了?那魚鉤是有問題的。”

“那都是被水融摔的。“南官翼天覺得很冇麵子,都想著下湖去撈魚了。

工大人笑了,真是,他好幾次都想說該起釣了,天下海不動,說是等魚兒咬穩一些才起,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這是因為他剛來的時候,就有魚兒咬鉤,但是他起得大快,魚兒約掉了,所以接下來他就耐著性子等。

結果好久冇魚幾來咬鉤,他便把魚釣經直一點、結關,魚餌被吃了,冇鈞住魚兒。

殿下壓根冇有釣魚的潛質,不可能成為一名好的生釣手。

“參參,我們能去抓蛐蛙嗎?哥哥說抓蛙絲很好玩的。”斯年抬起哀怨的小驗蛋,釣魚真的好無聊啊,一點都不好玩:

比上課還無聊。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