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頓飯,蘇雪吃得有些難以下嚥。

席間無話不說,氣氛還低到了冰點:

皇帝那句話,未必有想廢太子立晉王的意思,但卻有挑撥的意味:

故意讓自己兩個兒子對立,在南宮翼天心中種下危機感,讓他意識到晉王又可能取代他成為太子。

那麼南官翼天就必須得去對付晉王:

而且,他彷彿也在激怒南言翼天,一旦他畫犯君父,則能名正言順議罪。

議罪也不是為了廢太子,卻等同先記下一個大過,隨時可以拿出來用:

但南官翼天的態度始終平和,對他的話隻應而冇有反駁的。

這讓皇帝覺得每一拳打出去都彷彿打在了棉花上,無趣且憋屈:

但他也看到了皇後不喜歡聽到抬舉晉王的話。a

晉王的母妃蘭妃與她在潛邸的時候,感情深厚,但是到了宮中,蘭妃卻與員妃投契,淡了與她的情分。

這點她一直銘記在心,甚至蘭妃如今死了,依舊記恨者:

皇帝把皇後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心裡彷彿忽然便有了主意:

蘇滿旁觀,心裡便警惕了起來,總覺得皇帝如今心思太多了,不知道要弄點什麼幺竣子,亂一亂才甘

而她覺得,三帝心裡蓮藏的憤怒在她孩子出生之後,會到達巔峰。

到那個時候,估計情況還會再變化。

用完了膳,帝還冇走,南官奚天便以孩子特要早隆為理由先行告退:

皇後本想著讓他們父子說說話,增進一下密情,消除誤會,但是想起吃飯的時候那冰蘇的氣氛,也不敢挽留,便叫人送了他們出去。

他們一走,皇帝就蘇蘇地盯看她,”你打什麼主意,朕很情楚,前朝的事你若再敢插手,朕饒不了你。”皇後驚呆了,淚水一下子湧到了眼眶裡。wp

皇上從冇跟她說過這麼重的話,而且他眼裡的天還絲毫冇有掩飾。

皇後嘴唇哆嗦了一下,淚水從臉頰滑落,“壘上,您是不是誤會臣妾了?"

“朕冇有誤會你。”皇帝神色冰蘇,”你也冇必要做戲裝可憐,朕厭惡。”

說完:皇帝拂袖而去。

皇後全身冰蘇,倘直不敢相信他會說這樣的話。

厭惡她?厭惡她?她是他的皇後,是他的結髮要啊,這些年她做的還不夠多嗎?她還不夠賢大方嗎?

最終卻落一個厭惡?

淚水簌簌落下,齊姑姑過來扶她,安慰道:“娘娠彆放在心上,皇上說誤會了,回頭說清楚就好。”

“他這樣還不如殺了我呢。”至後伏在齊姑姑的肩膀上,哭了起來,他怎麼能這麼說啊?他厭惡本官?本官到底做錯了什麼,還不如殺了本官啊,本宮死了,他便不再厭惡了吧?”

“娘娘不可胡說啊,皇上就是誤會了,誤會說清楚就好的,您彆胡思亂想。“

“齊如啊,他厭惡本官,他怎能厭惡本官啊?“皇後是真被傷透了心,這句話如同一把利潤,狠狠地捅進她心窩裡。

”怪不得這些年他一直很少過來本宮這裡,也鮮少在這裡留宿,本宮還以為是因為貴妃的綠故,他不願叫貴妃難受,畢竟他們深受彼此,本官理解,本宮明白可竟是因為他厭惡本宮。”

齊姑姑跟著難過起來,“娘娘不要說了,呈上凱是一時氣糊塗了。”

“他為什麼會氣糊塗?難不成跟兒子吃頓飯,也要生氣麼?本宮到底做錯了什麼?”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