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翼天從兵部回到東官,聽得蘇雪說已經告假成功了,便問道:“你是用什麼藉口請假的?她有冇有刁難?可有訓斥你一頓?”

蘇雪道:“她都刁難你了,怎麼會不才難我呢?我求情了半個時辰,好說歹說,她才同意放幾日假期讓他們陪著出去放鬆放鬆。”wp

”求半個時辰啊?她太固執了。”南宮翼天壁眉,握住她的手心疼地道:“可訓斥了?你彆把她的話放在心上,跟她無法較真:”

”訓斥了,說我不重視孩子們的學習,我眼她保證絕對冇有下一次,她這才準了。”

南宮翼天道:“難為你了。”

蘇雪歎息,“誰讓咱看上人家的才華呢:就求著她能把兩個孩子教好,咱們就省心多了。”

“你說得對,這口氣咱還是要忍的。”南言翼天也規才,朋無道是不可多得的進能,不管孩子們天資如何,總歸在她手底下是不會走偏:

所以,罵就罵了吧,忍忍她:

蘇雪望著他一到忍辱負三的模樣,不禁暗笑,可不能讓他知道明無道一口便答應下來,否則他臉麵可真冇地掛的:

“去兵部了?”蘇滿問道。

“哐,跟靈脩說了幾句話,他自己揆了自己一學。”

“吉肉計什麼時候都管用的。”

至少眼下管用,老大會以為我是回整成怒,不顧身份地去刁難靈脩,我臨出門還說了一句,讓他誤以為靈脩是替我做內應的。”

“他怎麼會信?”

“要的眈是他不信,若信了,咱的事還怎麼辦下去啊。”南宮翼天俯身去接登她的小腿,小腿又腫起來了:

真叫他心疼:

生了這一胎之後,橫豎是不能再生了,這幾個月不怎麼敢碰她,保又要抱著她睡,都快把自己整成龜了。

但能把她抱在懷中,每日看到她,這就足夠了。

而且,後天就能出遊,想想就高興:蘇雪和他說起了皇後的病情,他有些愕然,”抑鬱症,這是什麼病?”

“情緒病,肝部鬱結,苊氣不舒,長久情緒堆積得不到抒發,就會成為一種病。”

“是想得太多了嗎?”南官翼天冇想過還有情緒病這個說法。

“這是其一,還有很多其他因素的,她長期處於一個自我否定的狀態。“其實,說白了就是能不配之,她是皇後之萼,但是不管什麼事她都駕馭不來,有心無力,不斷地尋找藉口去給自己開解,但事實上,那些事情依舊冇有得到解快,她的和解就不會有效果。

南官翼天有些擔憂,“這病很嚴重嗎?”

”她的情況算是比較嚴裡的,至少找射到頭痛症上,讓她深受其擾,如果再不能得到治療,她或會有輕主念頭:

南宮翼天嚇了一跳,“輕生?這麼嚴至啊。”

”所以需要三視,這是情緒問題,但也是病。”蘇雪道。

南官翼天一直覺得母後是是想得挺開的,以前絮絮叨叨地說過貴妃受寵,父皇蘇落後宮,但近今年,他有些內疚,問道:“那要如何醫治?”

“多陪伴,剩下的就交給太醫。”蘇雪會觀察她的情況,如果情況冇有好轉,還是要用藥的。

太醫如今開的方子也有一定效果。

“我明白了。”南官翼天輕輕抱她入懷,“謝謝你,幸虧你心細,否則真要釀成大錯的時候,後悔也晚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