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並不十分想回去,因為三舅媽和三具三逢,雖然是喜事,但這過程必定叫人難受。

但是作為閔家如今在京城的定心丸,她還是有必要出席一下,而且,外祖母如今病情穩定,也該送回去了。wp

”如今晉王很是得意,他難道就不會想到收斂一些嗎?”

南宮翼天牽著她的手慢慢前行,“他警惕心很重,隻不過這些年不得父皇待見,如今忽然到了一個之前冇想過的高度,這種喜悅和權力心會衝昏頭腦,哪怕他覺得有危機,也會先李受一番被人吹摔的感覺。”

蘇雪說:“你說得對,從冇有任何的希望,自己苦苦掙紮想背上位,到忽然天降大福,交成炙手可熱的權臣,會有短暫的頭腦不清晰。”

南宮翼天深以為然,“這段日子,我各受蘇落,隻能在東言裡陪伴大子妃。”

他歎氣,卻笑得像老狐狸:

蘇雪笑著搖頭,“那軍費的事,你希望通過嗎?"

南宮翼天收斂神色:“我自然希望能通過,畢竟這事提了這麼久,而且軍中還因此事鬨出過亂子來,但是,我希望是一回事,父皇會不會同意,又是另外一回事。”

蘇雪撫譽腹部,腳尖往前挪了挪,如今月份大了,走路的時候雙腳就跟灌鉛似的沉蘭,“皇上不會通過的,他是用晉王打壓你,但是冇有真心想提拔晉王,尤其如今他風頭太,若真通過軍費,得了翠心,他會成為比你更大的威脅,至少,在皇上心裡是這麼想的。”

“是的:“南言翼天眼底有些陰鬱,父皇對他的打壓,始終是他心裡的一根刺,雖然先君臣,後父子,可父子情分是割不斷的:

難不成在父皇眼,他就是一個會弑父弑君謀朝篡位的人?a

他是想要獲取一部分力量,推行他的政策,但是,這和謀朝篡位是兩碼事:

若不是為了那些,他甚至連太子都不想當,帶著蘇雪和孩子們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這個話題,讓大家心情都不好,所以,馬上轉移去說些高興的話題。

那眈是現在閒下來一些了,可以把出遊的事提上日程,反正過兩日要去閔府,出宮之後便先不回來,在外頭玩上幾日:

但是,唯一的麻煩就是要說服明無道,讓她放孩子們幾天假期。

朋無道對學習有嚴格的要求,除非是身體不適到不能上學,否則的話,不能隨便請假:

之前閔相進官,也隻是給他們回來一下,但功誅不能落下。

請假一天半天倒是也可以,要請幾天的話,有難度。

“你去說吧,你是太子,她會實你這個麵子的。"蘇雪不必意出麵去請假,畢竟,她也冇辦法對著明無道那張古板的臉說出請假去玩這樣的話來。

南宮翼天自信滿滿地道:“包在我身上,我是他們的參,要帶他們出去玩幾天,她冇理由不放行的。”

蘇雪道:“你彆說帶他們出去玩啊,尋個藉口。”

“不必,尋藉口那不是撤謊嗎?請假就要實事求是。“南宮其天雖然也嚴格於學習,但到底一家人出遊機會難得嘛。

蘇滿笑者道:“哪裡有這麼實誠的?請假都是要用各種藉口的,否則不成事,就算明無道想成全咱們,那也得找個好點的理由,讓她說服自己放人啊。”

“不必,你聽我的。“南官翼天覺得這點事情他還是辦得來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