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白了。”齊白杏隱隱覺得有些興奮,看這樣子晉王出手了。

隻是,興奮過後,卻又有些擔憂。

雖然她在東宮冇盼頭了,但是太子倒台之後,晉王府是否會真念著她的好?

她不敢確定了,這權力鬥爭裡總會犧牲一些人,她會不會是被犧牲的?

想到這裡,她不禁問彼側妃,“如今我弊著晉王府對付大子,那往後

筱側妃笑潛道:“你放心,自會好好安置你,至於如何安置,你也不必問,再怎麼總好過你如今在東宮裡不見天日,你如今雖說是良娣,可誰命你當良娣婚啊?隻當你是一個寄居在東宮的狗芸了。”

這話聽得開白杏心頭不快,雖然她冇有將到太子的寵舉,可在東宮裡頭,隻薑不鬨事,東宮裡的人還是以禮相待。

訓想水版

在東官裡過點安逸日子是可以的,但她怎麼能甘心這樣呢?難不成一班子都這麼孤琴攀地過嗎?wp

而且,自三日子過特去也不行啊,總得要登上一個高的位置,才能將襯她家,參參的仕途纔有出頭之日:

她壓著產音說:“側妃叫我做什麼,我都會儘力去做,還請側妃回去在王爺麵前替我父親美言幾句,若我父親能升遷,到京城來做官,那我便感激不儘。”

“放心吧,王爺已經在安排了。”筱側妃說。

齊白杏感激地道:“若有好訊息傳來,我定會好好托答側妃:”

蘇筱心裡卻道:你父親要才無才平庸,能成什麼大器?使提拔起來也無用。

蘇筱走後,齊白杏便找了機會去倆送阿何。

阿佩在花園裡頭髮呆,她便笑著過去說:“阿仰姑她,恭喜你啊,靈脩馬上便要出任兵部侍郵了,聽筱側妃說晉王特彆賞識他:“

阿佩詫異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的?”

齊自否笑看說:“側妃來給我請安,說起了此事,恭喜你,以後等你嫁給靈脩,你便是侍郵夫人了:“a

阿佩勉強一笑,“這事還冇定下來。”

齊白杏問道:“為何呢?這是好事,該快些定下來纔是啊。“

阿佩沉默了一下,“或許,段下另外對靈脩有安排的。”

齊白否道:“也是,但兵部侍郎確實是好差事。”

齊白杏很多事情不清楚,所以也不敢多說,怕露陷,側妃這麼安排定必是有她的理由。

阿佩點了點頭,便冇有再體聲,神情顯得有些陰鬱。

齊白杏冇多說,告辭離開,回殿之後叫侍女出去通知筱側妃,說事情已經辦安,

晉王還是在觀察著靈脩和東宮,看太子與他之間的關係到底有冇有產生變化:

他雖然已經預留了位置給靈脩,但他來了之後能不能用,還是要謹慎再謹慎。

但眼下的情況讓他很滿意,靈脩已經幾日冇回東宮,也冇去辦差事,終日買醉。

東宮裡的齊良娣也命人來說太子妃怒斥阿佩,阿佩心神不寧,看樣子也是為此事困擾。

他幾乎可以斷定,靈脩若來,必定是與南宮翼天決裂的,那麼,靈脩原先掌握的內幕,便會慢慢地吐給他聽,畢竟委投他晉王府門下,總得要拿個投名狀。

甚至,還能把阿佩也暗中轉化,那可就秒極了。

阿佩更能知道蘇雪的事,這個蘇淵他總覺得十分怪異。

終於,這天傍晚,靈脩來到了晉王府求見。

晉王在書房接見了他。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