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一走,阿佩就進來了,親自敏授了一番。

靈脩見著她,雖然笑得自然些了,但那自然的笑容裡溫情脈脈,越發跑偏了。

而且,現在經過那麼多次的鍛鍊,他對於叫他去做兵部尚書一點都不意外,更加無法做出合適的反應來。

這號徹底練廢了。

工大人教得筋疲力儘,為了示範,他腮幫子都笑僵了,這輩子都冇試過腮幫子發酸抽筋的,算是栽在靈脩手裡了。

阿佩也犯愁,這事最難的部分都解決了,晉王上鉤了,怎麼就壞在靈脩不會撒謊上呢?

衛大人隻得如實去票報殿下,此計或許行不通啊,但任命冇下,若叫晉王看出端倪來,他會馬上相通這一切都是東官的計策,那靈脩便進不了兵部。

蘇雪聽得此事,使毛遂自薦,讓她來訓練天修。

工大人又氣道:“太子妃,您還是不要去的好,會氣壞自己的。”

他就氣得不行,便冇見連笑都不會笑,或許叫他去兵部不是好選擇,就該選另外的人去。

可靈脩除了不會弄虛作假之外,其他一點問題冇有,武功商強,為人機警,目光如炬,任何把戲在他的銳眼盯視之下,都無所遁形。

連阿佩都勸了一句,道:“太子妃,莫去,今日我也氣看了,都不想嫁給他了。”a

“瞎說:“蘇雪笑著輕斥,”這些話斷不能說出口,靈脩本來就愛較真,你若叫他聽到了,他會怎麼想。”嗬佩吐舌,“知道了。”

兩言翼天問她,“你有什麼好辦法能教得了他?”

蘇雪笑著道:“催睨。”

“催眠?”南官翼天疑惑地看著她。

“他長久受到的訓練,導致他對七情六慾的表達十分有限,你們還真怪不得他,作為青龍衛,他練就這樣沉著的性子是對的,而且也不輕易叫人瞧出心裡的真正想法,催眠,就是在他腦子裡柱入一種人格,當然這是短暫的,等過了這事之後,這個人格就會消夫,會還原成為原先的靈脩:”

南宮翼天冇大明白,但是想肴她是懂得這些的,她連障眼法都懂得,催眠這些冇聽過的玩意,肯定也是手到按來。

衛大人和阿佩則完全不知道太子妃說什麼,什麼另外的一個人格?聽起來神神叨叨的。

“那就試試。“南官翼天沉吟了一下道,”南宮清如提拔了不少武將進兵部,培植他自己的勢力,兵部不能讓他全然把持,必須要把靈脩送進去。”

蘇雪怔了一下,纔想起南宮清如是晉王,這名字挺文雅,但做事積車。

玄係統的催眠木,不需要開啟墨玄係統,這些都是顯淺的基礎,當然也不能隨便催眠一個人,必須要對方心甘情願,聽從她的話去做,才能夠催眠成功。

蘇雪叫人把靈脩帶到一間廂房裡,不許任何人打擾。

南宮翼天本還想看看看怎麼催眠,結果也被嚴禁入內,隻能在外邊等譽。

天修今天是充滿了挫敗感,覺得自己一點小事都冇辦好,情緒十分低落,開始自我懷疑。

有這樣的自我懷疑,催眠才更容易進行。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