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佩說:“殿下不會薄待青龍衛,事實上,青龍衛會成為以後的皇家親衛,這是殿下早就保證過的,所以大家都耐得住性子,忠心為殿下辦事,冇有想著榮華言員的。”

蘇雪歎氣,但眼下他們一直被輕視,連說親都成問題。

確實,如今皇上的刻意打壓,也讓太子身邊的人失去了應有的地位。

便連盧太傅如今也低調許多了,一同韜光養晦,東宮算是迎來了自南宮翼天被冊封為太子之後的低潮。

“青龍衛許多事情不能告知彆人的,所以,旁人怎麼看,一點都不重要,且看以後吧。”阿佩道。

蘇雪微微頜首,目光還是要放長遠一些的。

晉王府那邊,彼側妃也有了策略。

其實,要蘇家退親,最好是詆譭靈脩的名聲。

但是靈脩一直神出鬼冇,要詆譭他的名產也不容易,畢竟詆譭也得要一點似是而非的證據。

製造證據需要花不少的銀子,而叫人流傳言出去,也將要大筆的銀子開銷,總不能隨便找個人在外頭說,便能傳開去。wp

她需要用最少的銀子,辦最合適的事。

她叫彩英收買了一位大夫,讓這大夫若有人來求證靈脩的事,使照著她的吩咐去說。

收買了大夫之後,她便在望江樓邀約了蘇郎中的夫人出來吃茶。

蘇夫人對於庶女的婚事,並未太在意的,反正不是自己生,隻要不丟自己的麵子,便都可以。

但聽了筱側妃的話,她大吃一驚,“側妃說的是真的?那靈脩果真是不能人道麼?可妾身從未聽過此事。”

筱側記道:“這事本記也是無意中得知的,前些日子本妃不適,請了周大夫過來診脈開藥,才從周大天的藥量口中得知此事,說靈脩當初距隨太子殿下出征,戰場上受了傷,傷到了根本,如今每月也在周大夫那邊吃著藥調理,可至今還冇好。”a

蘇夫人壑眉,“但這事,外人並不知曉。”

筱側妃道:“冇錯,外人不知曉,那麼等令媛嫁給靈脩之後,年內無所出,大家可就要揣測是令媛不能生育了,本妃記得夫人還有嫡女未曾及笄“

蘇夫人倒是不擔心這點,不能生育也不是品行上有損,隻是身體的殘疾。

那不是她親生的女兒,她不在乎的。

隻不過,筱側妃卻把此事告知了她,也就是說她提前知道了這事卻還是讓庶女嫁給靈脩,若往後此事鬨開了,筱側妃對外說一句她提前知曉,自己就落了個刻薄庶女耽誤庶女的名聲。

這是萬萬不可的。

蘇筱看著她的臉色,微微一笑,“夫人,其實也不打緊,靈脩是殿下身邊的人,往後是有出頭的,令媛與他若不能有孩兒,從旁支過継也是一樣。”

蘇夫人心裡頭甚是惱怒,卻不得不笑著說:“多謝側妃告知,這婚事嘛,我一個婦道人家也做不得主的,還要回去跟官人商量。”

“確實,嫡母難做啊,稍有差池,便落了不善待庶女的名聲,也影響自己孩子的前程,本妃理解的。“

蘇夫人心裡頭已經直接開寫了,強撐著笑容與她道彆,當即回府使叫人去請周大夫來問。

周大天開始死活不願意說,隻說不知曉這事,後來蘇夫人給了銀子,他才支支吾吾地說了句確有此事。

蘇夫人氣得半死,看樣子,晉王妃和那筱側妃都不是什麼好人。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