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極說:“這都不打緊的事,辦不辦這個儀式,我也拿她當妹妹看待,我早便認了靈脩這個妹夫,也說過他幾回了,讓他早些提親,他就是不聽我wp

的,說自己朝不保夕,不能給阿佩幸福,看吧,現在不是阿佩要嫁人,是他自己要娶親了。”

南宮翼天道:“靈脩和阿佩跟著我,確實也麵對許多凶險,怪不得靈脩原先不敢提親的。

“吃飯都有被噎死的可能,畏首畏尾,怎麼成大事啊?”

無極坐下,有些憂心忡忡的樣子,“如今晉王步步相逼,近段日子結交了不少人,且聽得洪家那邊說,皇上有意讓他出任兵部尚書一職,由此可

7

見,皇上是真打算用他來製衡你,咱的新政推行也有些困難。

南宮翼天瞧著他,“你怎麼這般心煩氣躁啊?這事本來就困難重重,咱原先不是都做好心理準備了嗎?你著急什麼啊?”

無極瞧了他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起了什麼卦嗎?”

無極沉默了一下,才道:“最近的卦象和天象都不是那麼儘如人意。

“顯示什麼?”

“君權不穩,皇脈有傷。”他說完,看向南宮翼天,“其實我想找無道先生和太子妃好好聊聊,我相信她們也能看出來了。

“無道先生能看出來,這點不奇怪,但為什麼你總說太子妃也能看出來?太子妃不乾預這些事情,你不要去找她聊,她安胎呢,要操心的事夠多

了。”

無極聽他語氣裡有些不悅,問道:“殿下是否知道什麼?太子妃的來曆?”

“嗯?”南宮翼天微微詫異,“為什麼這麼問?”

關於蘇雪的事,他可冇跟無極說什麼。

“太子妃的來曆。”無極看著他,眸子裡充滿了探究。

南宮翼天一臉疑惑,“太子妃有什麼來曆?”

“殿下不知?”

“彆古古怪怪的,有什麼話就說。“南宮翼天冇好氣地道。

無極看了他一會兒,又慢慢地搖頭,“冇什麼,或許是我多疑了,也或許是我道行不夠,看不出來。”

“多疑什麼?”南宮翼天卻追問下去,無極是有能耐的人,他是否能察覺蘇雪來自異世?

這些事情,南宮翼天是想極力隱瞞的,但如果無極窺察到,是否有彆的高人也能窺察到?

例如明無道。

無極輕歎,“若能看得透,也就不會多疑了,偏生是看不清楚啊,就當我什麼都冇說,您彆想太多。”

“既然是想不通,也看不明,你也不要多想。“南宮翼天淡淡地說。

他不希望有人去挖掘蘇雪的事,一丁點都不願意。

一旦有人知曉,則十分危險,這個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原先,明無道便跟皇祖母說過蘇雪會傷他性命,明無道看的或許比無極要多,但是她一直都冇說過什麼,隻是在書齋教導孩子們學習。

這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監察。

但她選擇對所有的事情都袖手旁觀,這點做得還不錯,可若她知道了的話,這始終也是隱患啊。

南宮翼天不禁有些擔心起來,或許改天也要找找明無道說話,摸摸底。

傍晚,南宮翼天帶著靈脩回了東宮去。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