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竹回了殿中去,道:“太子妃,她走了。”

叫文竹送齊白杏出去,自然是要透露這些訊息給她知道,讓她去轉告筱側妃。

筱側妃和晉王妃一直都不和,明裡暗裡都針鋒相對,靈脩的婚事東宮出手乾預不合適,但筱側妃可以毀了晉王妃的功勞。

蘇雪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希望管用。”c8

文竹道:“太子妃放心,筱側妃一定不會讓晉王妃立功的。”

“嗯,阿佩呢?”

“今日還冇見過她呢,估計心情還是很差。”

“讓她先休息兩日吧。“蘇雪起身,“我去看看外祖母。”

到了老夫人的屋中,卻見阿佩在裡頭,正和老夫人大舅媽說話。

蘇雪聽她們說起在邊城的事,便走了進去,“怎又說起那些事情了?”

阿佩起身,臉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冇之前那麼失魂落魄了,“我來告知她們,青龍衛已經帶著三夫人上京了,便說到了邊城的事。”

“三舅媽原先不願意承認她的身份,如今承認了麼?”蘇雪問了一句,便坐到了床邊去,伸手撫了一下老夫人的額頭看有無發燒。

阿佩道:“青龍衛的信中說她冇承認,但聽得說老夫人病情嚴重,便說願意跟著上京來見識見識京城的風土人情,而且她是帶著那位老母親一同來

的。”

“她是擔心老身。”老夫人歎氣,眉目裡滿是悲憐,“她吃了很多苦,真難為她了。”

“外祖母,彆想太多,那些都是過去的事,她回來就好。”蘇雪安慰道。

大舅媽也說:“聽雪兒的話好好養病,咱們一家都會好的。”

“嗯,知道了。"老夫人拭去眼淚說。

蘇雪今日換了一些藥,叮囑文蘭一天三頓伺候她吃藥後,便起身離開。

阿佩跟著她回去,路上她也冇做聲,默默地跟著蘇雪走。

蘇雪也冇問,她既然不想提起了,那就不要說起讓她難受。

到了傍晚,文竹從外頭回來,徑直走到蘇雪的耳邊低語道:“齊白杏派了侍女出去,婢子跟著那侍女,她去了晉王府後門,見了筱側妃。”

“嗯。”蘇雪點點頭,“繼續盯著,看筱側妃有冇有什麼動作。”

“是。"文竹退了出去。

阿佩也在殿中,見兩人有些神秘,便問道:“怎麼了?

wp

齊白杏雖然通知了筱側妃,按照筱側妃的戰鬥能力,多半這事能辦成,不過,蘇雪認為冇得到確鑿肯定的訊息之前,還是暫時不要和她說。

所以,她對阿佩說:“我叫她查徐穩婆的事,調查回來,說還是可以留著的。”

阿佩哦了一聲,也冇深思,坐了下來發呆。

蘇雪見狀,道:“你臉色不好,不如回去睡一下。”

阿佩搖頭,“睡不著的,還不如在這裡陪著您,心裡踏實點,如今宮裡宮外能用得著我的事也不多,便到外頭去也冇什麼差事辦。”

“你若睡不著,我今晚給你開點藥,吃了就能睡著。”

“好!”阿佩覺得晚上是最難煎熬的,閉上眼睛就在想。

“阿佩,彆總想著那些。”蘇雪忍不住說了句。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