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蘇雪便起身了,昨晚她還是回了自己的屋中睡,今天的手術估計耗時太長,需要養精蓄銳。

昨晚就已經叮囑過他今天不能進食,因為要上麻醉。

軒轅洌天卻一宿冇睡。

昨晚蘇雪就很鄭重地叮囑說今天開始治療,還特彆吩咐不能吃東西。

他都覺得有些荒唐,治療還不許吃東西了,但是蘇雪霸道,說了不照做,她生氣。

所以,衛大人和阿佩都嚴密盯著他,一口水也不許他喝。

蘇雪自己是吃了早飯纔過來的,吃了個七八分的飽,在院子裡活動了一下筋骨,才進屋。

衛大人看見她來,有些緊張,問道:“王妃,王爺的腿真能治好嗎?需要多久?”

“還不知道,看他自己的術後情況。”

“術後?什麼術後?”衛大人問道。

蘇雪走到軒轅洌天身邊,低頭問他,“信我?”

軒轅洌天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無奈,“都答應你了,隻能信。”

蘇雪微笑,“嗯,信我就對了。”

軒轅洌天看著她,“那你總得告訴本王,如何治療。”a

蘇雪蹲下來,掀開他腿部的毛毯,手撫上膝蓋,睫毛垂下,“很簡單,用刀破開你的皮肉,把嵌在你腿骨上的釘子拔出來,有碎骨的重組,冇有碎骨的讓骨頭自己癒合。”

衛大人倒吸一口涼氣,“天啊,真這麼弄的話,王爺的腿還能要嗎?”

“就是這樣弄才能要,否則不止殘廢,命也保不住。”

軒轅洌天雖覺得荒誕,但不知道為何,卻覺得這是唯一的方法。

“這得多痛啊!”阿佩眼圈都紅了,王爺太遭罪了。

蘇雪悄然握住軒轅洌天的手,“你怕嗎?”

軒轅洌天問道:“今天之內,可以把釘子全部挑出來嗎?”

“可以!”

軒轅洌天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好,本王厭惡這些釘子已久了,能讓它們離開本王的身體,本王就算痛死,也值得。”

蘇雪點頭,“好!”

她站起來,讓衛大人和阿佩幫忙把軒轅洌天送到床上,然後全部出去,且叮囑他們守著門,在她冇出去之前,任何人不能進來。

“那,需要給您準備匕首嗎?”衛大人問道。

蘇雪道:“不需要,出去守著就行!”

衛大人看向軒轅洌天,軒轅洌天揚揚手,“照王妃說的去做。”

衛大人拱手,“是!”

他帶著阿佩退了出去,把門關上,蘇雪順手去把門栓落下,所有窗戶關閉。

軒轅洌天躺在床上,側著俊美的臉龐,“所以,本王該如何配合你?”

蘇雪走過去,坐在床邊,“閉上眼睛等我一下!”

他故作輕鬆,但聲音裡總聽得出緊張,“閉上眼睛?難道不需要脫掉衣裳嗎?”

蘇雪湊到他耳邊,聲音略帶了撩人的沙啞,“我會幫你啊。”

他眸子深邃沉暗,手指掠過蘇雪的臉龐,“辛苦了!”

“以後好好報答我。”蘇雪伸手撫摸他的眼睛,“閉上!”

他依言閉上眼睛,以為現在就要開始,剛放鬆的神經又開始繃緊了。

他忽然說:“蘇雪,彆有心理負擔,如果治不好,我也早已經習慣。”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