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夠了嗎?”南宮翼天的聲音陰沉響起,一點都不像方纔聽到的慵懶。

蘇雪踢來一張椅子,坐在了他的麵前,把手中嬰兒放在了他的腿上,“這是你的兒子,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這是事實。”a

南宮翼天的眸子垂了一下,瞧那孩子一眼,孩子還在熟睡中,呼吸輕輕,稚嫩的麵容純如天使。

“衛大人,把孩子抱走。“南宮翼天說著,淡淡地看了清公主一眼,眸光顯得特彆的溫和,但是清公主卻陡然煞白了臉。

衛大人要過來抱孩子的時候,蘇雪一手搶抱了回來,看著南宮翼天,“要不要滴血驗親?要不要再查查這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脈?”

衛大人已經看到孩子的麵容了,頃刻紅了眼睛,是王爺的孩子,酷似王爺啊。

真好,真好,王爺留後了。

南宮翼天彎唇嘴角形成一朵蘇笑,“是不是本王的孩子,本王都打算留下,也打算殺了你。”

蘇雪盯著他的眼睛,彷彿是絲毫不懼,“我死,孩子死,我活,孩子才能活。”

“是嗎?”南宮翼天笑了起來,卻隨即丟出了一把匕首,“本王成全你,殺了這孩子。”

“王爺!”衛大人急了,忙地上前阻攔,“這孩子五官和您一模一樣,是您的孩子。”看書溂

“當孃的都心狠,本王無所謂。”南宮翼天漫笑了一聲,眸子卻異常銳利地盯著蘇雪,“來,給本王看看你有多大的決心與這孩子同生共死。”

蘇雪拿起匕首,看著他,“你非殺我不可?”

“冇錯,你非死不可。”南宮翼天口出殘蘇的話。

蘇雪笑了,“好,我千辛萬苦生下來的孩子,自然不能白白送人,那就讓他陪我去死吧。”

指尖染了靈力貫穿匕首,倏然揚起,狠狠地插向了嬰兒的心臟。

“不可!”衛大人驚叫一聲,想去奪匕首,但蘇雪下手太狠,速度很快,他隻能以手掌抵住嬰兒的心臟,匕首頃刻刺穿了衛大人的手掌。

血流如注。

蘇雪以靈力貫穿匕首,匕首是不會傷了孩子,隻是換做衛大人的手,則不一樣。

但衛大人不知道,情急之下,隻能伸手去擋。

衛大人馬上拿了匕首,顧不得手掌流血,跪下悲聲道:“王爺!”

南宮翼天也似乎是鬆了一口氣,似笑非笑地勾唇看著蘇雪,“好,夠狠,是心狠手辣的丞相之女,本王饒你一命,你活著,本王才能好好地跟丞相算這廢腿的賬。”

他眼底狠毒半點冇褪,卻說出瞭如此雲淡風輕的話。

丞相,廢腿的賬,蘇雪彷彿頓時明白了什麼。

這裡頭,還藏著許多陰謀,朝堂上的權力陰謀。

“阿翼,殺了她,才能讓蘇丞相心痛。“清公主狠狠地道。

“不著急,本王可以慢慢地跟他們玩,“南宮翼天涼薄地笑了起來,“衛大人,把王妃安置在斬月居側園,好讓她隨時可以儘王妃的職責伺候本王。”

“阿翼”清公主又急了起來,“萬萬不可,她如果存了歹心,隻怕會對你不利。”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