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佩罵完,回頭瞧了蘇雪一眼,“太子妃可有傷著?”

“冇事!“蘇雪揉揉手腕,這一巴掌打得不夠爽,阿佩來得太早,否則還能再上兩巴掌。

清公主急怒之中,瞧了南宮翼天一眼,隻見他眸子緊閉,一臉蒼白,心疼得無以複加,竟顧不得先質問蘇雪,便要上前守著。

衛大人閃了進來,阻止她前行,“公主有謀害太子的嫌疑,不得靠近。”

“衛李,連你都被那賤人矇蔽了嗎?”清公主氣得麵容扭曲,直衝衛大人怒吼,“阿翼練武多年,若不是被人下了真正的毒藥,怎麼會昏迷?你快拿下蘇雪上刑審問。”

“真正的毒?”衛大人眸光楚厲起來,步步逼過去清公主的麵前,“公主的話彆有深意啊,公主是否承認叫王太醫和寶嬤嬤在斬月居的飯菜裡下了藥?”

清公主惱羞成怒,“你胡說什麼?那些狗奴纔在胡謅,你也信?跟著太子這麼久,冇有自己的判斷能力嗎?本公主難道還會害太子不成?本公主心疼他都來不及。”

衛大人麵容絲毫不動容,依舊蘇蘇道:“殿下有太子妃心疼,不需要公主貓哭老鼠,請公主馬上離開,否則休怪我叫青龍衛把你趕出去。”

“你&"清公主倒吸一口涼氣,瞪著衛大人,“好你個衛李啊,竟是這樣好歹不分的人,本公主往日在翼王府對你的恩,你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對我有恩的人是殿下,不是公主。”衛李寒臉說。

清公主氣得揮手便朝他的臉打過去,“我看你是豬油蒙心了。”

衛大人自然不會被她打到,側身避開這巴掌便凜聲下令,“來人,把清公主給我請出去。”

青龍衛迅速入內,拖著她便往外走去,婉蓉姑姑已經追到,氣喘籲籲地對青龍衛道:“帶她去見皇太後。”

“放開我,你們放開本公主。&"清公主掙紮著,回頭看向殿內,惡狠狠地道:“蘇雪,你不會得逞的,皇太後一定會調查出來,是你對太子下毒。”

蘇雪緩步走出來,看著她,也看了一眼婉蓉姑姑,最後淡淡地道:“是的,皇太後如果查出是我下毒謀害太子,所有的事都解決了,婉蓉姑姑,把這話帶回去給皇太後吧。”

婉蓉姑姑看著蘇雪,麵容甚是複雜,太子妃這樣說,就不怕太後真這麼斷了案嗎?

“蘇雪,你等著!&"清公主推開青龍衛,怒道:“我不是犯人,不必你們押送,我自己去見皇祖母。”

她揉了揉手臂,對婉蓉姑姑道:“還不走?”

婉蓉姑姑對蘇雪福身,“告退!”

蘇雪冇做聲,看著她們轉身一前一後地離去。

阿佩走了出來,有些擔心地道:“太子妃,您方纔這麼說,就不怕皇太後真這麼做了嗎?”a

蘇雪笑了,“太子冇有中毒,費太醫可以作證,而且皇太後為什麼要暫緩對我落藥?不就是因為我腹中孩兒嗎?”

而且,謀害太子是死罪,皇太後暫時不會對她這麼狠,要她的性命。

穆慈宮。

皇太後震怒地看著跪在麵前的南宮清瀾,想起她傷害了太子,不由得怒火竄起,一手拿起茶幾上的白瓷杯子便朝她砸了過去,“哀家讓你去東宮,不是叫你去違背哀家的命令,你做了什麼好事?”

wp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