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無道搖頭,“不,不起卦,一切還不是定數,若起了卦象,結果就定了。”

皇太後眸光沉怒:“你要忤逆哀家?”

“太後恕罪,此乃關乎皇脈,我不可多說一句。”

皇太後厲聲道:“你不說,往日也說了。”

“往日隻看卦麵,或被矇蔽,皇太後,運數並非靜止不動的,若有人力為之,或能改變,太子妃聰慧睿智,早看穿您的所思所慮,而她是最不想傷害殿下的人,所以,她必定會想辦法改變,太後何不信一信她?”

皇太後盯著她,蘇笑,“你方纔還說不可多言一句,如今便為她求情,無道,你確實失了偏頗,看來讓你進東宮是錯了。”

明無道眸色灰暗,“叫太後失望了,我明日便收拾東西離開東宮。”

“不必走,你以後隻當皇孫的老師,彆的事都不必管,也不要與太子妃來往太多。”a

皇太後到底捨不得她走,有她當斯年的老師,心裡對斯年的愧疚便能少一些。

有名師帶著,斯年日後必成大器。

“是!明無道站起來拱手拜下,卻有一臉的釋然,“無道告退!”

她也不愛牽涉政事,皇上三番四次請她,她都躲避不見,為皇太後謀劃,是因為當年恩師曾受太後大恩,恩師有遺訓,若皇太後傳召,她不得抗旨。

是以,她這些年一直為皇太後排憂解難,往日倒也還好,但太子妃這事她真的看不明白了,不能再給皇太後出什麼主意,以防釀成大錯。

她這段日子明白到,不是所有人都在既定命數中的,總有人可以掙脫出來,太子妃顯然就是那可以掙脫出來的異數。

皇太後最終決定再等一個月,叫婉蓉去告訴清公主,讓她暫時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在飯菜裡用藥。wp

婉蓉姑姑擔心地道:“怕不怕清公主陽奉陰違?她一直都想對付太子妃,如今是難得的機會,隻怕她不會輕易放過。”

皇太後蘇蘇地道:“惠貴妃已死,皇帝也隻念著往日的情分,冇有褫奪她公主的封號,她很清楚這一點,她需要急切地複寵,聽哀家的話,乖乖為哀家辦事,她依舊是公主之尊,你以為她不知道這點嗎?她是個聰明人。”

婉蓉姑姑細想也著實如此,清公主若不靠著皇太後,等皇上回過神來,始終要廢掉她的。

從高位掉下去,她寧可死。

清公主聽到說蘇雪或許懷著雙胎,嫉妒與憤怒絞痛著她的心。

她知道魏國以雙胎為貴,如果蘇雪真的誕下雙胎,她的地位再不能撼動,因此她不可能讓蘇雪生下孩子,更不能讓她活著。

隻是,蘇雪她何德何能,竟然可以懷上阿翼的雙生子,她千辛萬苦求不得的,蘇雪輕易就能得到,上天為何這麼不公?

皇太後讓她暫時收手?不可能。

什麼公主,什麼尊位,她通通都不要,他拒絕的話,彷彿一把刀似地直捅入心窩,既然此生無望,那連命都可以丟棄,榮華富貴對她來說,還重要嗎?

她讓海棠姑姑去給寶嬤嬤傳話,說皇太後傳來旨意,送進斬月居的飯菜,繼續用藥,藥量加倍,要太子妃儘早落胎。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