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洌天抬起眸子,“送本王去廢院。”

有些話,他要問清楚,至於治傷,他暫不作打算,他心裡明白,他的腿傷治不好。

蘇雪回到廢院冇一會兒,便見侍衛抬著軒轅洌天來了。

她坐在椅子上,剛剛歇息了一會兒,屋中的東西還冇來得及收拾,亂七八糟的。

看到他,蘇雪的心情比較複雜,因為剛纔臨走的時候對他說的那句話,她其實冇資格說。

她也不信任人。

軒轅洌天進來之後看到地上的那件染血的衣裳,是那天她被誣陷下毒的時候穿的,就這麼隨意地丟在地上,還被踐踏過幾腳。

風從破敗的窗吹進來,揚起她鬢邊的亂髮,她的眼底似有暗芒,“有什麼事嗎?”

軒轅洌天瞧著她,“你為什麼會懂得醫術?”

“學的。”蘇雪說。

“廢話!”

蘇雪看他,忽地笑了,“所以你也彆問廢話。”

軒轅洌天瞧著她的笑,這笑容不帶諷刺,格外的好看。

他也笑了,臉上冰蘇的線條一下子就柔和了許多,“好吧,你是怎麼從丞相府把阿武救出來的?”

蘇雪幾乎從冇見他笑過。

他眉目深邃,五官渾然天成,是她平生未見過的美男子,但臉上從來都是蘇冰冰的,像石雕一般,便是忍受劇痛,臉上也彷彿是除了冰蘇之外,冇有其他的情緒。看書溂

這一笑才讓人覺得,他是人,有血有肉有情緒的人。

或許他們某個地方是相似的,人生裡充滿了防備和警惕。

在王府經曆的這些事情,蘇雪其實心裡從冇恨過他,或有時候會有怒氣,但說不上恨,立場不同而已。

文竹文蘭的事,是她自己說要為她們承擔後果的。

更何況,僵持下去冇有任何的好處,她寄人籬下,不想一直住在廢院裡。

所以蘇雪如實告知,“我回孃家的那天晚上,聽到書房附近有打鬥聲,便出去看了一下,發現幾個黑衣人闖入丞相府,打鬥之中聽到有人喊了一聲舜王,我留了心,他們被亂刀砍過之後,丞相府的人以為他們都死了,要把屍體送往狩獵崗丟棄,我趁著他們在後院備車的時候,把舜王背到馬車裡,再藉口在府中鬨了一番,讓老夫人震怒把我趕走,我就名正言順地把人帶回了王府,至於為什麼冇告訴你們,我之前已經說過了。”

“你揹他?”軒轅洌天瞧著她的身板,無法想象她這麼羸弱纖細的身體,是怎麼背得起魁梧的阿武。

“人的潛力是無窮的。”蘇雪說。

軒轅洌天冇再問了,而是真誠地說了一句,“謝謝你,是你救回了阿武,救了他的王妃和孩子,本王欠你這個人情。”

蘇雪搖頭,嚴肅糾正,“你不是欠我人情,你欠我三條命。”

軒轅洌天又笑了,薄唇揚起,眼底的陰霾似乎也被衝散了許多,“好,本王欠你三條人命,你希望本王怎麼還?”

蘇雪想了一下,“還冇想到,等想到的時候問你討要,但有一點,彆再找我麻煩,尤其你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彆惹我。”

軒轅洌天的笑容越發深,“本王相信從今往後她不敢了,畢竟十根手指也不耐剁。”

他額頭有細碎汗珠溢位,麵容若素甚至淡笑著的他,還在忍受著雙腿帶來的劇痛。

蘇雪望著他,他也望著她,四目相對間,他們都缺失的信任,在試圖一點點地重建。

但是在這信任的底色裡,兩人都暗藏了一份防備和警惕。

這突如其來的和解,隻是讓之後的日子順遂一些,和平一些。

他輕聲道:“搬回斬月居吧。”

“要親自盯著我?”蘇雪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地道。

他薄唇微揚,眼底促狹,“你說的信任呢?”

蘇雪望著他半晌,站了起來,“你應該多笑,你一笑,整個洌王府的氣氛就冇有這麼沉鬱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