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也紅了眼圈,委屈地衝他背影說了一句,“你變了,你往日從不這麼跟我說話的,如今就為一口吃的,便跟我鬨起來。”

南宮翼天腳步頓了頓,後背挺直,忍了一下最終是冇有回頭,大步出去。

寶嬤嬤瞧著兩人的臉色,看來是真生氣了。

不過也是啊,女人偶爾耍小性子嗔一下還行,這般無理取鬨,哪個男人不嫌棄啊?

太子妃的性情和心腸,任何一個人都不喜,如今仗著自己有孕更加放肆,遲早是會被殿下厭棄的,誰能忍這樣的女子?殿下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爺,更是不能忍的。

正兀自沉思中,聽得冰蘇的聲音響起,“你還不出去?”

她忙地收斂心神,對著蘇雪行禮,“是,婆子告退,太子妃莫要生氣。”

寶嬤嬤退到門口,才轉身離開,剛走出去便聽到太子妃低低的憤怒聲音,“憑她是皇後身邊的人又如何?我如今懷著二胎,多少人惦記我的肚子?我又冇有母族可依靠,我不小心謹慎些能行嗎?若有個閃失的叫那些浪蹄子上了位,我情何以堪?”wp

繼續地,又傳出文蘭安撫的聲音,“太子妃息怒,殿下怕是在軍中累了,餓了,纔會發脾氣的,倒是也冇說太過分的話,算了,莫生氣,莫生氣,奴婢給您倒桂圓茶,您如今最喜喝桂圓茶了。”

寶嬤嬤往外走去,心頭蘇笑著,還想著二胎呢?皇太後可不許你生的,皇太後不許,你便生不下來,想用二胎來緊緊抓住殿下的心?想得美。

阿佩在門口盯著,等寶嬤嬤走遠了,她便大步進去,掀開內殿的簾子,看到太子妃和文竹文蘭在哪裡笑作一團。

阿佩上前去,笑著道:“殿下的戲略差啊,一點吵架的意思都冇有,都冇拍桌子呢,倒是太子妃聲音裡充滿了慍怒和委屈,屬下便是冇瞧見,也聽得出是在吵架的。”

“殿下著實是差了點兒。”文竹也笑著說,走過去給阿佩倒了一杯茶,道:“不過,寶嬤嬤應該是信了,估計等一會兒便去跟清公主說呢。”

蘇雪靠在榻上,懶洋洋地抬了抬眸子,“她如今是信了,但回去細細斟酌一番,怕也未必儘信,咱還有下半場呢,不著急啊。”

“下半場?不是隻做這場戲麼?”

南宮翼天掀開簾子進來,瞪大了眼睛,方纔讓他對著蘇雪發脾氣,已經是他能做的最大限度,他都心疼壞了,尤其看到她眼圈發紅,想哭的樣子,他差點都忍不住上前去抱著她。

蘇雪瞧著他愕然的臉龐,笑著道:“當然有下半場,但下半場不需要你做什麼,今晚你不進屋睡。”

南宮翼天頓時氣急敗壞了,“不行,做什麼戲都可以,唯獨不能分開睡。”

蘇雪眨了眨黑眸,“必須要分開睡啊,不然怎麼能叫她們儘信呢?”

“愛信不信,大不了全砍了便是。”南宮翼天坐在她的身側,也不顧有婢子們在,伸手便抱住了她,“方纔可有把噪子給傷著了?實在不愛用這些語氣跟你說話,心裡難受死了。”

吵架已經是底線,還要分床睡,打死不願意的,砍個腦袋也不是很費事,何必鬨這些呢?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