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了一會兒,南宮翼天退了一步,道:“寶嬤嬤的飯菜,你方纔吃過,也說好吃的,不是嗎?”

“偶爾一頓尚可,但我還是喜歡文竹文蘭做的,我胃不好,隻能吃清淡的。”蘇雪又是委屈又是慍怒地說。

寶嬤嬤連忙說:“太子妃,老奴也能做清淡的,要不,您試用老奴幾日?若實在做得不合您的胃口,再把老奴攆出去,如何?”

南宮翼天聞言,便更是不悅,“什麼攆出去?你是母後身邊的人,誰敢攆你?”

他不勝其擾地揚手,“行了,太子妃如果不喜她在小廚房裡,那往後斬月居的膳食,一應由膳房安排,膳房由寶嬤嬤看著,本太子也放心,就這麼定了。”

蘇雪倔強地道:“你愛吃膳房的,那你的飯菜便由膳房供應,我還是吃小廚房做的。”

“彆這麼任性,“南宮翼天看著她,又看看她的肚子,忍了怒火,對寶嬤嬤說:“太子妃如今不信任你,你便多給她做些好吃的,討她的歡心,她胃口開了,自然就信你。”

寶嬤嬤垂手恭謹地道:“殿下放心,老奴一定會儘力讓太子妃滿意的。”

她心裡頭有些失望,本來都能進小廚房了,卻被太子妃攔下,這女人戒心太重了,要打進來斬月居估計還要費些日子。

不過,能由膳房供應斬月居的膳食,已經是邁進一大步,太子妃如今口淡,等日子久些,胃口開了就總愛吃些可口重味的飯菜,到那個時候再慢慢地下手不遲。

蘇雪看著寶嬤嬤,蘇蘇地道:“既然太子決定了,那往後斬月居的飯菜便由膳房供應,回頭你跟朱嬤嬤瞭解一下皇孫和公子的口味,每天要給他們單獨做兩個菜,是清淡一些的,孩子不能吃太重口。”

“是,”寶嬤嬤小心翼翼地往前挪了半步,飛快地抬一下眸子瞧了蘇雪一眼,便馬上又垂下,恭謹地問道:“老奴也會跟文竹姑娘瞭解一下太子妃的口味。”

蘇雪頓時顯得警惕起來,“不必,我的膳食依舊由小廚房供應。”

南宮翼天聽她的語氣強硬,便有些不悅,道:“你今晚嘗過寶嬤嬤的廚藝,也說不錯,怎麼非得要在小廚房裡做呢?一應交給寶嬤嬤給你安排不就好了嗎?而且她料理孕期婦人也有經驗,知道你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便都交給她安排吧。”

蘇雪氣得都笑了起來,蘇蘇道:“殿下,東宮掌權雖是交給了清公主,但不至於連我吃什麼,都不能做主吧?”

她本以為殿下此番召見,是叫她往後在膳房裡為他專門準備一些膳食,做夢都冇想到能打入斬月居小廚房,能進小廚房,豈不是以後太子妃的膳食她都能方便乾預了?a

她喜不自勝,忙地又跪下,“是,謝殿下恩典。”

蘇雪抬起頭,立刻反對,“進小廚房?不行,斬月居不能有外人進來。”

南宮翼天看向她,“寶嬤嬤怎麼算是外人?她原先一直伺候母後的,你可以信任她。”

蘇雪撫摸著小腹,蘇下了臉,“我說不許便不許,管她以前伺候誰的,總之我不信任她。”wp

南宮翼天似有些不耐,“太子妃,你這是不講理,母後身邊的人,有什麼不能信任的?”

蘇雪聲音揚高,“我不講理?我怎麼不講理?我這不是為胎兒著想嗎?

人心隔肚皮,要我把一個不知居心的人放進斬月居,斷不可能。”

南宮翼天冇做聲,但臉色很是難看。

蘇雪也彆過臉,臉色一樣不好看。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