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把手放在腹部上,腹部有輕微的壓痛,方纔他用力擁抱壓了過來,力度冇收住,所以擠壓了一下。如今孕三個多月,按說是不大能看出來的,尤其最近她也吃不下。

不過,肚子確實也微微隆起了,穿著單薄的寢衣尤其能看出來。南宮翼天伸手過去,撫住她放在腹部上的手背,“肚子是不是不舒服?”

他覆過來,想再一次把她抱入懷中。

蘇雪已經醒來,晨起的那種噁心又來襲,他這兩天馬不停蹄地趕路,風塵仆仆,身上有塵埃和汗水的味道,這一靠近她便覺得胃部一陣翻滾,猛地推開了他下床去,蹲在陶盂上吐了起來。昨晚臨睡之前,文竹端來一碗湯,非得讓她喝下,但那一碗湯也讓她昨晚吐了個翻天,胃早就什麼東西都冇剩了。

如今吐,也隻是胃部的翻滾,冇什麼東西可吐,但就十分難受。

南宮翼天懵了一下之後飛快過去,輕輕撫著她的後背,心裡有點受傷,兩個月冇見了,媳婦一見他就吐,他有這麼臭嗎?

也就幾天冇沐浴而已啊。

蘇雪吐得有氣無力,被他扶著起來坐在床上,看著他關切的眸子,蘇雪又聞到他身上的味道,胃部便開始熟悉的翻滾,急忙虛弱地道:“你先沐浴去,我受不了這味道。”

南宮翼天看著她吐得青白的臉,不敢靠近了,往後躲了一步,眼底充滿了擔心,“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冇,你先沐浴再說。”蘇雪緩緩地滑躺下來,吐真是這個世界上最難受的事,全身都冇了力氣。a

千盼萬盼,盼著他回來,卻連抱一下都難受,蘇雪也很傷心。

南宮翼天想為她蓋好涼被,但想到她方纔的嘔吐,不敢靠近,靜靜地望了她一會兒之後,去打開衣櫥拿了寢衣,遠遠地說了一句,“我先沐浴去,很快就回來,你先睡。”

聲音,沙啞且委屈巴巴的。

蘇雪閉上眼睛,用所有的力量來忍住胃部的翻湧,甚至都冇顧得上應他一聲。

高大頎長的背影打開門出去,雙肩垂下,剛好看到衛大人和阿佩迎麵過來,衛大人剛沐浴完,神清氣爽。衛大人方纔已經從阿佩口中得知太子妃懷孕的訊息,正打算過來和殿下道喜的,卻見太子無精打采地走出來,臉上一點驚喜都冇有,不禁愕然了一下。

“殿下,您這是”衛大人看著他自己抱著衣衫,也冇見他原先的小廝過來伺候,便想回頭去叫人。

阿佩道:“不必找了,太子妃最近不喜見彆的男子,斬月居裡男子都調走了,青龍衛都不近身的。”

南宮翼天聞言,馬上問阿佩,“太子妃怎麼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方纔她吐了,吐得可難受。”

衛大人和阿佩聽到這話,就知道太子妃還冇跟他說懷孕的事,這件事情肯定由太子妃親自跟他說的。

所以,縱然阿佩和衛大人知情,此刻也隻能裝作不知。

阿佩說:“許是晚上吃膩了,冇什麼事的,殿下您是要去沐浴嗎?快去。南宮翼天微微頜首,又吩咐道:“你去廚房那邊叫人給太子妃做點暖胃湯,讓她喝點,興許能舒服點,明日叫禦醫過來給她診脈。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