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太後繼續動怒地道:“你是不是覺得,太子如今位分定了,就再冇人能動得了他?哀家就算不因你蘇雪廢他,朝臣也會對他不滿,身為太子專寵一人,不為皇室子嗣著想,廢他的聲音始終會存在,而你也很清楚,這個太子之位,到底有多少人惦記,你口口聲聲說愛他,就是要害他把他置於危險境地嗎?你好好想清楚。”

一番嚴斥,蘇雪都是冇辦法反駁的。

她甚至真的認同皇太後是為了她好,隻要容得下這兩人,就是一個好的開始,人的底線是有彈性的,容忍得這兩個,日後也能容得下其他嬪妃。

蘇雪眼底不禁生出彷徨,如果不容忍,她就要離開南宮翼天了嗎?她總不能害了他啊。

難道要他選擇嗎?要麼選擇她,要麼選擇太子之位選擇帝位,愛江山還是愛美人?這江山僅僅是江山嗎?不,還是他的抱負。

她太清楚他心底想什麼了,當太子是很憋屈的,他想當皇帝才能真正一展心中抱負,他有很多想做的事,不受掣肘地做那些事情,就必須要當皇帝才行。

但其實當了皇帝,也不是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至少連後宮裡有多少人都不能自己做主。

她知道,其實自己冇有選擇,他也冇有選擇了。

一直堅持的說要留在他的身邊,都是癡人說夢。

但她不能替他做選擇啊,這抉擇再艱難,還是要他自己來選。不管他做什麼選擇,她理解且支援便是。a

所以,她看著皇太後道:“皇祖母,我保證不了什麼,一切等他回來再說吧。”

說完她便起身告退。

皇太後的聲音蘇蘇傳來,“蘇雪,不要讓哀家太失望,江山永遠不可能因為你的兒女私情讓路,哀家和皇帝也不會讓太子這樣做,你最好清楚這點,纔會少吃點苦,少受點傷,彆到最後苦苦掙紮糾纏,害了自己,也害了太子。”

蘇雪凝了半響,回頭福身,道:“謝皇太後今日的忠告,真心感謝的。”

皇太後看著她,眼底明暗交雜,看得出她這句感謝是真心的,但是那一瞬間,皇太後心裡很酸。像蘇雪這樣的人,少之又少,可惜的是她愛上的是當今太子,未來的帝王,註定不可能得到她想要的。

“蘇雪,你所求的若僅僅是太子妃之位,或者是皇後之位,哀家都能助你,但若是其他,哀家不能,做人少一些追求吧,實在的,永遠比虛妄的好。”

她揚揚手,歎氣讓蘇雪回去。

蘇雪退後三步,轉身離開。

少一些追求會開心點,實在的東西不就是位分和富貴嗎?

隻追求這些真的容易得到。

但她要的不是這些啊。

阿佩在陪著太子妃回去的路中,太子妃一言不發,以為她被皇太後斥責,所以阿佩也不敢說什麼,隻是慢慢地陪著她走。

蘇雪回去之後,去了明無道那邊等孩子。

明無道也知道東宮要有兩個女人進來,所以下課之後,她讓孩子們去玩,請蘇雪進屋說話。

明無道親自沏茶,熱氣騰騰的茶霧縈繞著她恬靜的臉龐,送出一杯茶給蘇雪的時候,她問道:“太子妃是否決定妥協了?”“先生覺得我有彆的選擇?”蘇雪接了茶,唇角勾起一抹譏誚。

看書喇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