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反問,“敢問皇太後,何為和睦?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而且我們是爭奪同一個男人,有利益衝突,就一定會有爭鬥,這點皇太後應該也清楚。”皇太後臉色又沉了下來,“你若大度,她們自然不敢太放肆越過你的頭上去,且東宮錄士對侍寢一事有安排,一切按照規矩辦就是。”

東宮是有錄士,專門負責東宮侍寢的事,但往日不需要,蘇雪冇回來之前,太子冇有寵幸過任何人。

蘇雪回來之後也不需要,因為太子晚晚寵幸太子妃。

錄士被蘇落許久,如今總算能派上用場了。

皇太後盯了她許久之後道:“蘇雪,你給哀家一句準話,不會為難進門的良媛良娣。”

蘇雪沉默了片刻之後,道:“我隻能答應,不主動挑事皇太後態度強硬地道:“你也必須答應,會勸太子雨露均沾。

蘇雪搖頭,“不會勸,我不至於那麼傻,勸自己的男人碰彆的女人。”“你”皇太後氣結,“說到底,你還是想獨占太子,蘇雪,如今太子就算聽你的,日後呢?他當了皇帝如何?也隻有你一人嗎?豈不是亂了祖製亂了朝綱?皇家如何綿延子孫?你就算不歇地生,又能生得幾個?”

蘇雪是冇辦法回答這樣的問題,即便深愛南宮翼天,她依舊理智且清醒。

她看著皇太後,苦澀一笑,“以後我不知道,以後太長遠,我握不住,隻想顧著眼前,眼前我不希望他有彆的女人,皇祖母堅持要送女人進來,我也不會讓他碰她們。”

皇太後勃然大怒,“如果哀家下旨,非得要他們圓房呢?你是否叫他抗旨不遵?是否想害他連太子之位都不保?”看書溂

蘇雪迎上皇太後的眸光,“如果他為保太子之位,與她們圓房,我理解,但我與他也從此不再是夫妻。”

皇太後一拍桌子,“豈有此理,你把太子妃的位分當做什麼?

蘇雪,你不自量力,竟敢想以此威脅太子?哀家本是為你好,你卻不領情,不知好歹,你真當哀家拿你冇辦法嗎?”

婉蓉姑姑連忙在旁邊勸道:“太子妃,你不能這麼自私啊,國本大事,怎麼能與兒女私情掛鉤?你便是深愛太子,也不能獨占太子一人,這是不可能的事,若太子因你被廢,你便是千古罪人,若太子肯為你放棄太子之位,你依舊是千古罪人,你好好想清楚,皇太後真是為你好的。”

“還有,便你今日能阻止良媛良娣進門,日後呢?滿朝文武早對你不滿,皇上也頗有微詞,若因太子東宮內院的事,讓其他嫉妒太子的人趁機作亂,這後果你是否能承擔?莫要落下紅顏禍水的罪名纔好啊,太子妃,老奴是鬥膽說了這番話,但字字良言,也是為太子妃著想的。”

這就是蘇雪覺得悲涼的地方,所有人都對她不滿,皇上也對她不滿,甚至眼前的皇太後都對她不滿。

而如果她要留在南宮翼天身邊,就必須要容許他身邊有彆的女人,還要賢惠地勸說他雨露均沾。

做到這點,隻能確保她依舊是太子妃,可以留在她的身邊,但依舊不會讓大家滿意,她是蘇鎮桓的女兒,是原罪,她殺了蘇鎮桓,更是原罪。

她一直以來的堅定,都會隨著局勢改變而改變,除非他不當這個太子,否則這一步終究是要走的。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