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家近些年得勢,洪大學士以敢言著稱,怕他的官員不少,皇上對他也頗有賞識,這就讓洪家認為,他們足以跟無權無勢隻有狠辣心腸的太子妃一鬥。皇太後懿旨下,洪楚楚為良媛,齊白杏為良娣,兩人同日入府,日子就定在了下月初三。旨意也下達到了東宮,讓東宮準備事宜,皇太後趁機也賜了很多人到東宮來,其中不乏武功高強的人。旨意下達的當天,婉蓉嬤嬤還親自來了一趟,讓太子妃明日到皇太後跟前謝恩。蘇雪知道皇太後是想敲打她,或者看看她有冇有不滿,提前嚴斥一番,免得她破壞好事。

蘇雪最近有些反應了,晨起反胃,吃不下,好在反應並不算嚴重,看在東宮人的眼裡,隻覺得她是因為此事而胃口不開連阿佩都來寬慰她,說既然話都放下了,人還敢進來的話就怨不得旁人了。

蘇雪冇說什麼,翌日送了孩子們去明無道那邊之後,便帶著阿佩過去請安。這一次,皇太後冇有晾著她,到了殿外就立刻宣了她單獨進去,阿佩依舊是在外頭等著。

皇太後難得露出了和顏悅色,給蘇雪賜座了。

蘇雪坐下之後,雙手放在膝蓋上,顯得一副乖巧恭順的樣子。

皇太後就喜歡看到她這副樣子,這讓她覺得自己不討厭蘇雪,甚至是有些喜歡她。

她對蘇雪的感覺很矛盾,一直如此。

皇太後道:“太子妃臉色不是很好,睡不好嗎?”

蘇雪直言,“回皇太後的話,孫媳婦確實睡不好,想太子了。”看書溂

皇太後看著她,真是,這張嘴一開口就得惹她不高興的,臉色沉了下來,“太子是出外辦差,總是這般兒女情長,日後他還如何處理政務啊?”

蘇雪笑了,“皇祖母,他出外辦差,我想他,一點都不會妨礙他。”

皇太後淡淡地道:“男人在外頭辦事,家裡頭的女人該給他安安心心地守著。”

蘇雪對皇太後的感覺也很複雜,知道不能太得罪她,卻又總不想讓她舒心,“愧對太子,冇守好,等他回來,東宮便要多兩個人了。”

皇太後氣結,“你怎知他不喜歡?”

蘇雪看著她,很想說我不喜歡,但還是忍住了,隻淡淡地笑了笑,冇回話。

皇太後不高興地道:“太子身邊不可能永遠隻有你一個人,你總有伺候不到的地方,難不成你要太子一輩子守著你嗎?”

這個問題,蘇雪總會下意識地迴避,她不願意去想,因為答案很殘酷。

現在他是太子,都不可能隻有她一個人,日後當了皇帝更不用說。

一句祖製選妃,就容不得他任性了,而且,皇嗣是要越多越好,這才能壯大皇家。

皇太後盯著她,“蘇雪,哀家是為你好,太子身邊有另外的女人,這是遲早的事,你對太子可以有夫妻之情,但男女之愛儘可能少些,日後纔不會受傷害,你是個明白人,冇理由想不透這點。”

蘇雪輕輕點頭,“是,孫媳婦知道。”

皇太後很滿意,循循叮囑,“你知道就好,等良媛良娣進門之後,你好好對待,莫要再行往日手狠的事,東宮內院和睦,太子才能安心處理國事。”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