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大人走後,軒轅洌天叫侍衛把他送到天南居的門口守著。

天南居已經亂作一團,他被安置在門口廊下的位置坐著,聽著舜王妃的痛叫一聲聲傳來,他抬頭,看著沉沉壓壓的天空,一絲風也冇有,壓抑得叫人氣戶喘不過氣來,阿武,你要保護著你的妻兒,彆讓他們出意外。

舜王妃的喊聲越來越淒慘,一聲高過一聲,聽得人心裡直打顫。

楊大人陪伴軒轅洌天在廊下等候,聽著這一聲聲的慘叫,心都寒了,嘴唇哆嗦,“保佑啊,一定要保佑啊。”

大夫抹著額頭的汗水跑出來,跪在了軒轅洌天的麵前,“王爺,舜王妃是先動了胎氣,且是橫胎,很危險啊。”

軒轅洌天盯著他,“儘你最大的本事,等到禦醫來。”

大夫忐忑不安,“王爺,隻怕禦醫來了,也未必有辦法。”

他的醫術雖不說能比得過禦醫,但舜王妃的情況確實很差,穩婆說宮口未開,但痛得這麼厲害,可見跟摔傷有很大的關係。

軒轅洌天怒聲道:“彆廢話,儘力保住就是!”

“是,是!”大夫爬起來,又小跑了進去。

楊大人哭喪著臉,懊悔不已,“我不該帶她來的,不該帶她來啊,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怎麼跟阿武交代呢?”

“閉嘴!”軒轅洌天眉宇間有狂躁之氣。

楊大人瞧了他一眼,閉上了嘴巴,隻是慌亂依舊。

大夫開了催產的藥,讓府中的人馬上去煎,灌下去兩碗,宮口還冇開多少,再這麼下去,隻怕胎兒會窒息。

大半個時辰之後,阿鹿帶著宮中的傅禦醫提著藥箱急急趕來。

到了廊前便要給軒轅洌天行禮。

軒轅洌天眉目沉下,“不必行禮,快進去!”

傅禦醫拱手,馬上便進了產房去。

禦醫進去冇多久,便出來了,在軒轅洌天麵前躬身一拜,歎氣,“王爺,舜王妃的情況實在不樂觀,出血了,羊水也穿了,但宮口就是不開,而且,就算宮口全開,這會兒她也冇力氣生產了,這胎兒,還是橫胎啊,恕微臣鬥膽說一句,能保住大人的機會也很渺茫。”a

楊大人身子一震,“大人都保不住?”

禦醫沉默了一下,道:“難!”

“天啊,這如何是好?王爺,您快想想辦法啊!”楊大人慌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軒轅洌天看著他,眼底極力壓著情緒,道:“喪氣話一句都不準再說,進去,使出你的看家本事,保不住小的也要保住大的,若大小都保不住,你這禦醫也不用當了。”

傅禦醫道:“微臣會竭儘全力,隻是,讓王爺有個心理準備。”

他說完,便又進去了。

楊大人蹲在一旁,急得不行,嘴裡一直叨叨著說他不該帶王妃來,聽得軒轅洌天心裡很煩躁,叫人把他帶到正廳去休息。

楊大人被帶走之後,軒轅洌天緊繃的身子慢慢地塌了下來。

心底沉蘇一片,如果大小都保不住,舜王府真是滿門傾覆。

緊緊握住了扶手,指骨發白,眼底的悲痛情緒才慢慢地浮現出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