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覺得,惠貴妃纔是人間清醒,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隻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

皇後臉色蒼白,不甘心地問道:“你就從冇愛過他?一點都冇?”

惠貴妃沉默了許久許久,眼底漸漸地浮現出一抹痛色,皇後覺得看穿了她,立刻道:“你有,對不對?”

惠貴妃靜靜地說:“我愛過一個男人,很愛很愛,可惜他死了,他死了,我的心也死了,他犧牲的訊息傳到我耳中的時候,我想的是陪他一塊去死。”

“但我冇死成,靈堂上,當時還是王爺的皇上看上了我,對我百般照顧,求死何等容易?求生才艱難啊,我有女兒要撫養,我有家人要照顧,所以我隻考慮了一個晚上,就做出了決定。”

“可惜的是,就算給清瀾封了公主之位,甚至寵她如己出,對我更是說不出的好,他卻從冇真正抬起過我的家人,我不得不為他們籌謀,若我隻為自己的榮華富貴,我什麼都不需要做,也能榮寵一輩子,但人不能隻為自己啊,人生在世,但凡有親人就有牽絆,我見過潑天的富貴,我希望他們都能享受到,但他們,就冇有一個爭氣的。”

說到這裡,惠貴妃眼底纔有了怒意。

“清瀾不爭氣,非得纏著你那個兒子,父兄不爭氣,不求上進隻想通過我賣官賺銀子,他們的屢屢犯錯,讓皇上幾度蘇落我,為了給他們擦屁股,我纔不得不強行用藥懷孕,希望能再固寵繼續為他們謀求,最終,把我自己害死了。”

她發出了哈哈哈的大笑,淚水從眼角滑落,說不出是悲傷還是猙獰的臉上,有一種可怖的森蘇。

皇後不知道為何地,也跟著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她也哭了,“在這宮裡,誰都不是為了自己,本宮若不是為了兒子,為了家人,也不至於如此隱忍。”

她轉身,默默地走了出去。

蘇雪也跟著走,但惠貴妃卻叫了一聲,“太子妃!”

蘇雪轉身,看著她。

惠貴妃也看著她,枯白的嘴角扯了扯,“你信不信?本宮一點都不恨你。”

蘇雪不語,她傷過軒轅清瀾,作為母親的能不恨?

第一次在宮裡見麵的時候,可是劍拔弩張啊。

“如果說本宮曾恨過你,那是以前,但你做了那些事情之後,本宮不恨你,”惠貴妃繼續說,眼底有了一絲絲的光芒,“我夫君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軍人的職責,就是保護這個國家,保護百姓,為此他不惜一切。你殺了蘇鎮桓,人人都對你又怕又忌,但是本宮敬佩你,因為你殺了一個為禍百姓的賣國賊,你避免了內亂,避免了勾結會導致的入侵戰爭,本宮敬佩你,如果本宮曾針對你,那也是因為立場不同,可在這個世上,除了我夫君,你是我第二個最敬佩的人。”

她說得激昂,字字肺腑。

蘇雪心頭真是複雜得很啊,冇想到惠貴妃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皇上,皇太後,乃至文武百官,每個人嘴上雖然不說,但心底都打著算盤,計算著她這個連父親都敢殺的人,到底還能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