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貴妃必定以為她是來看笑話的。

果然,發落了人之後,進得殿中去,惠貴妃躺在床上撐起頭顱,一雙陰沉的眸子盯著皇後,眼底恨意,恨不得把皇後吃了。

“皇後真是威風啊。”嘲諷的話,冰蘇地從嘴裡說出來,她咬字已經不算十分清晰,但是恨意很足。

蘇雪站在皇後的身後瞧著她,之前何等美麗的一個女子啊,如今竟仿若老嫗一般了,鬢邊頭髮白了,臉色很難看,眼睛腫起來,眼底浮著一排的淡黑,整張臉也凹陷下去了,皺紋如今瞧得十分清楚,擰起眉目,目露凶光。

皇後走過去,見她這副容貌,不禁歎息,“你好生養著,天大的事,都不如自己的身體要緊。”

“你貓哭老鼠,假慈悲!”惠貴妃盯著她,慘白的麵容激出一絲憤怒的殷紅,“滾!”

“本宮是好心來看你……”

惠貴妃恨恨罵道:“那就帶著你的好心滾,成王敗寇,我輸了,無話可說,你裝什麼慈悲心腸?你我本是敵對。”

蘇雪覺得惠貴妃就該這麼狠狠地懟皇後一頓才行,免得聖母之心到處氾濫。

所以,縱然惠貴妃惡言相向,蘇雪隻站著不做聲。

但皇後顯然受不了,她很愕然,“本宮是來真心來看望你的,還帶了些補品給你。”wp

“不需要,都給我滾。”惠貴妃怒道。

“大膽!”皇後身邊的嬤嬤怒斥,“你一個失寵的嬪妃,竟敢對皇後不敬?”

惠貴妃哈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全身都抖了起來,“我是頭一天纔對她不敬嗎?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你何必這樣?”皇後皺起眉頭道。

惠貴妃努力地撐起身子,諷刺地道:“你又何必這樣?你以為我信你是真心探望我嗎?真心為我好嗎?你真心為我好,當初就該把後位讓給我。”

皇後大受打擊,嘴唇顫了幾下,眼底終於有了憤怒的光,“你太讓本宮失望了。”a

“皇後,你才真的讓本宮失望啊。”惠貴妃乏力,支撐不起頭顱了,重重地落在軟枕之上,笑了起來,“你讓本宮覺得,費心鬥了這大半輩子,卻是跟一個愚蠢之極的人在鬥,不,不,本宮或許一直都在跟皇上鬥啊,他始終冇有讓本宮坐上後位,嘴裡說得多情深啊,心裡全是算計,這就是男人。”

皇後生氣地道:“皇上對你,難道還不夠好嗎?你還要如何?”

“好啊,他對本宮確實是好,他愛過本宮,本宮信啊,但這份愛,脆弱不已,不堪一擊。”惠貴妃止住了笑,定定地看著皇後,眼裡癲狂褪儘的蘇靜漸漸地浮現出來,“好在,本宮也早看透了這點,也冇有對他交付真心,便如今他這般對我,我也冇有為他傷心,我隻是,不甘心所擁有的一切,如山傾倒。”

皇後身子微晃,不敢置信,“你說什麼?你冇有愛過皇上?這怎麼可能?你往日對他……”

惠貴妃譏誚,“人生如戲,我若連你都騙不過,怎麼騙他?”

皇後頓顯得失魂落魄,她一直同情惠貴妃,是覺得惠貴妃深愛皇上,而最終被皇上拋棄傷害。

她以為,後宮每個人都會愛上皇上,這是後宮女人的宿命,但原來不是。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