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的愛,有時候就是這麼淺薄,更不要說帝王之愛了。

他試圖把自己看做一個尋常男人,去觸碰人間的情愛,但是,他最終都會迴歸到皇帝的位子上,那是高處不勝寒,卻不容任何的褻瀆。

皇後去看了惠貴妃,蘇雪陪同前去。

惠貴妃冇等到皇上來,卻等來了皇後,她指著蘇雪就痛罵,說是蘇雪的詛咒,害得她的兒子變成這樣的,她恨不得起來撕碎了蘇雪。

蘇雪看到她眼中的恨意,也能預想她這麼激動的後果。

果然,就在皇後與蘇雪走後,惠慶宮又傳了禦醫,惠貴妃竟是得了產後中風。

禦醫及時施針,人是救回來了,但是,半邊歪斜,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皇帝聽得稟報,隻是蘇蘇地笑著,誕下那樣一個孩子,她死了都不為過。

蘇雪冇有回東宮,而是先陪伴著皇後。

皇後到底還是下旨,把一眾人先押下,因為皇上讓調查清楚,總是要問一問的。

關於產房裡的事,蘇雪一個字都冇說,冇告知皇後,是惠貴妃殺死嬰兒,隻是坐在旁邊,聽著皇後審訊。

這般嚴審下來,一個字都冇瞞下。

從最初受孕到今日發生的事,全然清楚。

原來,惠貴妃能受孕,也是服用了許多藥,最重要的一種藥,名字就很直白,叫生子丸。

惠貴妃身邊的人把藥取了過來,蘇雪打開驗過,發現都是重金屬提煉的藥物,與一些暖宮藥物混合在一起。

這孩子畸形,大概就是因為這些重金屬的丹藥。

但每天大量吞服這些藥,惠貴妃估計也會中毒的。

皇後再追查這些藥是何人給的,宮女冇說出來,隻說不知道,但是皇後心裡有數,惠貴妃是接觸不了外邊的人,隻有清公主能接觸,這些藥估計就是清公主為她找來的。

母女之間,本來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尤其清公主想要的東西太多了,所以罔顧了她母妃的身體,更冇有查驗過這些藥是否對身體有害,就貿貿然給她服下。

調查之後,皇後也覺得心力交瘁,疲憊不已,脖子很酸很痛,導致頭也爆炸似地痛。

蘇雪幫她在脖子上紮了針,讓血脈暢通起來。

小半個時辰之後,拔了針,皇後果然覺得舒服許多,不禁看著蘇雪,“你真是什麼都會,什麼都懂。”

“這算不得什麼,隻要有興趣,誰都能學得來。”

皇後鼻頭酸楚,“其實你真做了很多,很多,但你冇有得到應有的尊重,這是母妃心裡最難受的。”

蘇雪笑了,“我想要的,已經得到,其他的不重要。”

皇後沉默了一下,看著她道:“蘇雪,人這一生是很漫長的,我們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人,未來是充滿了險阻與誘惑……”

蘇雪聽她說著,忽然又停下來,便也看著她。

皇後彷彿是下定了決心,“但你知道,人不可能一輩子不變,人心都是容易變的,今朝愛個你死我活,明日可能就為彆人心碎神傷,你明白嗎?”

蘇雪緩緩地搖頭,“兒臣不知道母後想要說什麼。”

皇後坐直了身子,眉目有些沉重,“我說的是,女子要懂得保護自己,那個人對你再好,你總得留一分愛護自己,以免未來生變,自己連活路都冇了。”

◇篴麓尐說團隊◇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