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貴妃全身顫抖得十分厲害,大汗淋漓,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而外頭,皇帝已經在接受嬪妃的恭喜,他中年得子,十分高興,一道道賞賜的旨意下去,要舉國同歡。a

他下旨傳禦醫,讓抱著他的皇兒出來。

但隻見禦醫與穩婆相互攙扶著走出來,兩人臉色是一模一樣的慘白,跪在地上哆嗦不已。

禦醫痛哭一聲,“吾皇,皇子剛出生一會兒,便冇了呼吸,臣無用,臣救不了皇子。”

狂喜之中的皇帝聽得這話,心頭驀地一痛,幾乎不能相信般地,麵容鐵青扭曲,咬牙切齒地道:“你說什麼?”

“是臣無用!”禦醫伏地痛哭。

皇帝身子搖晃了一下,失聲道:“不可能!”

皇後也快步走了出來,扶住了皇帝,怒斥禦醫,“怎麼會這樣的?”

“回皇後的話,臣也不知道,皇子剛出來的時候,還好好地,忽然便冇了呼吸。”禦醫心頭方寸大亂,也不知道該如何說,隻知道自己死罪難逃了,但是,隻求不牽連家人。

皇帝大受打擊,身子再度搖晃了幾下,笑容在他眼底徹底消失,隻剩下狂怒與悲痛,竟是一腳踢向了禦醫,“廢物!”

“臣該死,臣該死!”禦醫哭著請罪。

蘇雪也緩緩地走了出來,皇帝毒蛇一般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冰蘇地道:“你也在,你就袖手旁觀了?”

皇後見狀,回頭遣走所有嬪妃與宮人,不想讓她們看到太子妃被皇上問罪。

殿中一時肅清,隻有宮女太監遠遠地站著。

蘇雪身後,跟著清公主,清公主跪在地上,也泣不成聲,“父皇,母後儘力了,她傷心過度,已經昏過去了。”

不管如何,父皇已經下旨冊封她為皇貴妃,起碼要保住皇貴妃這個位分。

當了皇貴妃,纔有希望問鼎後位。

隻有母妃當了皇後,她們母女纔有真正的好日子過。

清公主若冇說這句話,皇帝或許不願意看那個早夭的兒子。

但是,他確實愛惠貴妃,愛妃為他產子,力氣耗儘,丟了半條性命,孩兒去早夭了,他必須做點什麼才能對得起貴妃這份心意。看書溂

他強忍悲痛,緩緩下令,“把那孩兒抱出來,朕要看一眼。”

他與貴妃的兒子,他要看一眼,給他應有的尊榮封號。

清公主臉色大變,“父皇,您不要看了,皇弟已經冇了氣兒,您看了隻是徒增傷心。”

“抱出來,朕要看看他,父子一場,便情緣如此淺薄,朕總得要看他一眼。”皇帝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了,在皇後的攙扶之下,一步步進了內殿,坐下來之後,看著外頭的清公主,帝王的淚水已經凝在了眼底,“去吧,把你弟弟抱出來。”wp

清公主大哭,“兒臣不能不孝啊,父皇,您就聽兒臣的,彆看了,兒臣都受不住啊。”

皇後心頭起了狐疑,看向蘇雪,蘇雪衝她微微地點了點頭。

皇後心頭一沉,也看著皇帝勸道:“罷了,既是冇緣分的,也不必看,回頭著禮部擬個封號,也算是儘了父子一場的情分。”

皇帝一拍桌子,“抱出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