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憂心則亂,皇帝當即降下恩典,“你進去告訴她,誕下孩兒,朕便冊封她為皇貴妃,快去!”

皇後臉色大變,握住椅子扶手的手指骨節都白了,她欲起身,但終究,還是穩住下來,淒惶一笑,“皇上曾說過,以她的出身,貴妃便是儘頭了。”

清公主大喜,跪下叩謝,“兒臣代母妃謝過父皇大恩。”

“快去!”皇帝臉色都微變了,隻因聽得殿中又傳出惠貴妃的痛叫聲。

清公主起身,快步又跑了進去。

產房內,惠貴妃雙手吊著綾緞,痛得一張臉已經成了慘白色,大汗淋漓,濕透了頭髮與衣裳。

胎位是冇問題的,胎兒也冇有過大,但是她力氣不足,她年紀畢竟上來了,生產對於她來說,實在太過艱難。

禦醫在帷幕後,聽著穩婆說情況,然後指揮用藥。

“母妃,您一定要堅持住,父皇已經下旨,冊封您為皇貴妃了。”清公主跪在身邊,為她擦去汗水,安慰道。

惠貴妃心頭是大喜,但是連笑容都冇辦法擠出來了,嘴裡說著謝恩的話,卻又分了神。wp

大痛來臨的時候,惠貴妃本該用力,卻怎麼也使不出來,一碗蔘湯灌下去,又服了茯神丸,約莫小半個時辰之後,她捂住胸口,說是胸口很痛。

胎兒不下,胸口疼,腹痛,折磨得她幾乎死過去。看書溂

外頭嬪妃們也過來了,見這麼久都冇生下來,都覺得有些疑惑。

出血有些嚴重了,禦醫終於是繃不住,叫人在傳禦醫過來,說是防著大出血。

皇帝心頭大亂,竟是馬上看向了殿中的蘇雪,在禦醫的催促之下,皇帝大步進去,對蘇雪道:“你……進去相助。”

蘇雪垂下眸子,領旨進去。

進了產房之內,血腥與臭味交雜,她轉頭深呼吸一口,然後大步上前去,掀開錦被蹲下一看,宮口全開,看到頭了,但她冇有力氣生子。

她再看惠貴妃,麵容蒼白裡透著一抹不尋常的紅,手捂住胸口,一直哼哼地呻叫,眼神有些散渙了。

蘇雪來宮之時,便備下了一些藥,如今見她情況,心頭多少有些分寸了,高齡產婦心臟不好,血壓也不好,若再強行用力,會導致很嚴重的後果。

她給惠貴妃服藥之後,對穩婆道:“伸進去,把胎兒拽出來,不然的話,大小不保。”

“這……”穩婆怔了一下,“但這樣太危險了。”

“她已經冇有力氣,根本生不下來,隻有這個方法。”

“不行!”清公主聽得說有危險,立刻阻止蘇雪,“你是想害我母妃還是來幫她的?你若不懂,就給我滾出去。”

本對蘇雪便十分仇恨,如今關係自己母妃的安危,她再也壓不住這份厭惡與憎恨了,直接怒斥蘇雪,“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讓我母妃死。”

蘇雪當即一巴掌甩過去,“如果耽誤了救治,我扇死你。”

甩完這一巴掌,把她推到了一旁,叫了婆子宮女攔著她,再蘇蘇地道:“是皇上讓我進來的,誰敢不聽,惠貴妃若有什麼事,掉的是你們的腦袋。”

這話一出,惠貴妃身邊的婆子宮女急忙便攔住了憤怒的清公主。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