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神色一斂,淡淡地道:“看來公主安排得很妥當,連退路都想好了,隻不過,輿論確實是很好用的,但請公主也彆忘記輿論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傷人,用不好,反噬。”

清公主兀自抬起高貴的頭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公主府不歡迎你,走吧。”

“不請自來,實在失禮,公主見諒。”蘇雪笑笑,轉身離去。

她來公主府其實挺久了,在宮裡嬤嬤來到之前,便已經潛伏在公主府,擊中婆子的小石子,就是她放的。

她知道今天皇太後會派人過來給盧芷蘭驗明正身,但是,皇太後有一個皇家人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以為自己的身份足夠權威,清公主不敢不配合。

所以,她不會大張旗鼓。

果然,她提前潛伏,發現皇太後竟真隻派了兩名嬤嬤過來。

她若不來乾預一番,嬤嬤壓根不能順利地完成差事。

而這一切的前提,自然是盧芷蘭還要有清白之身。

這些天,青龍衛一直都盯著公主府,發現李駙馬冇有再進過盧芷蘭的屋中,清公主也彷彿廢棄了她,不再理會。

身後,傳來清公主咬牙切齒地聲音,“蘇雪,你若不慘死,我絕不甘心。”

蘇雪眼底森蘇,卻微微笑了起來。

是的,就是這一股恨意,支撐著清公主如今還不斷蹦躂。wp

翌日,輿論開始反轉了。

根據可靠的訊息,說李駙馬和盧芷蘭冇有圓房,因為盧芷蘭身體一直不是很好,李駙馬愛惜她,一直叫大夫為她調理身體,想著等身體好了才圓房好孕育子嗣。

但此事卻忘記稟報公主,公主身邊的婆子見床單白淨,便以為蘭姨娘非清白之身,這才鬨出了許多笑話。

而又根據可靠訊息,蘭姨孃的身體已經調養得差不多了,皇太後特意派了身邊的嬤嬤進公主府,說是要以飲食繼續調補姨娘一陣子,好讓姨娘順利懷上李家的子息。

換一句話說,蘭姨娘身體好了,可以圓房了,可以懷孕了。

駙馬的孩子,也是公主的孩子,因此皇太後特彆重視。

這裡頭,還有一個小訊息傳出來,說公主不能生育,所以李家開枝散葉的責任,就是由蘭姨娘和桃姨娘完成。

訊息傳到了公主府裡,清公主砸了兩套名貴的杯子,幾個古董花瓶,公主府內,人人自危,怕被公主的怒氣波及。

但等到皇太後身邊的婉蓉姑姑來到,她又轉了麵容,含笑接待。

婉蓉姑姑不比其他嬤嬤,她是皇太後身邊最信得過的人,就連當今皇上見了她,也得禮待三分。

婉蓉姑姑到了公主府之後,便去了盧芷蘭的怡蘭苑。

盧芷蘭已經哭了幾天,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幾天吃喝不下,睡也睡不著,像鬼一樣。

婉蓉姑姑見到她之後,屏退所有人把門關上,先是怒斥了一頓,“你便不顧自己的性命,也得為盧家著想,更不要枉費太子妃特意前來為你解圍的苦心。”

“她……”盧芷蘭哭得更甚,“她又何必來為我解圍?我害過她,她以德報怨,我心裡更難受。”

“你有膽氣去死,就冇膽氣反抗?或者與她一鬥?”婉蓉姑姑瞪著她,也覺得氣憤不已。

“怎麼鬥?她是公主,我不過是妾侍,我如何跟她鬥?”盧芷蘭這般說著,心頭更是絕望得很。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