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胸腔裡的一口怒氣,死死地壓住,聽到這個名字,她就覺得那一口氣是要爆出來的。

自從被父皇斥責之後,她一直想找蘇雪,但是,這個賤女人從不出門,一直躲在太子的身後裝可憐,今日她親自登門,也不知道有什麼意圖。

但眼下的事,還是比較要緊,絕對不能讓嬤嬤給盧芷蘭驗明正身的。

所以,她立刻吩咐婆子,“帶蘭姨娘進去,請大夫。”

“是!”婆子當即上前去,便要從嬤嬤的手中搶過盧芷蘭,但嬤嬤不讓,隻淡淡地道:“她隻是一時激動,你們要請大夫隨便請,我們隻管辦差。”

換言之,說什麼都要查明是否完璧之身的。

清公主道:“嬤嬤不必著急,請大夫給她看過,若確實冇事,再驗明不遲,反正人在府中,也走不掉,這份差事,總歸是能辦成的。”

她轉身,有些情急了,“還不請嬤嬤下去吃茶?府中今日做了白玉糕紅棗糕,一應給嬤嬤們上。”

她吩咐完之後,竟自己過來拉盧芷蘭。

盧芷蘭已經昏過去了,軟軟地靠在嬤嬤的身上,她手指本不靈活,自然拉不動,但是這舉動卻叫嬤嬤們不高興了,伸手一擋,“謝謝公主的厚愛,但奴婢們還是辦差要緊,公主讓一下吧。”

“嬤嬤,辦差不必著急……”清公主回頭喝了一聲,“還愣著做什麼?把蘭姨娘扶進去。”

婆子們急忙上前,開始與嬤嬤搶奪盧芷蘭,但是婆子們縱然力道手勁都很大,可抵不過嬤嬤,三兩下便被嬤嬤逼退。

清公主心頭一狠,叫來青鸞衛,“還不趕緊扶姨娘進去?”

當即兩名青鸞衛飛身上前,竟不顧男女大防,搶過盧芷蘭便抱了進去。

嬤嬤大驚失色,“你放肆!”

清公主眼底冒著寒氣,“嬤嬤見諒,蘭妹妹昏過去了,本宮怕她出事,當務之急是要救她的性命。”

她衝外頭喊了一聲,“大夫來了冇有?快叫大夫來。”

一道平和的聲音響起,“是蘭姨娘病了嗎?那我來得還真是湊巧。”

話音剛落,蘇雪從拱門處轉出,身穿月白色繡花紋衣裳,襦裙款款,步履輕鬆,一副走街串門的悠閒模樣,笑笑而來,道:“我剛好路過公主府,便想著進來和公主閒話家常,卻等了許久冇見公主出來,問了底下的人,才知道是蘭姨娘出事了,她到底照顧過我兒子,她有病我不能袖手旁觀,快送進去。”

她說話間,步伐加快,到了清公主的麵前,在她冰蘇狠毒的眸光盯視之下,嫣然一笑,福身行禮,“公主!”

清公主眸光如毒蛇一般在她的臉上攀爬,恨不得把她活剝生吞了,“太子妃大駕光臨,還真是稀客,不過太子妃身份貴重,怎能給蘭姨娘看病?府中便有大夫,太子妃先請回吧,我明日再到東宮拜訪。”

“不用客氣。”蘇雪轉眼看過去,隻見青鸞衛從屋中出來,便推開婆子,道:“我進去看看。”

“攔下太子妃!”清公主怒道。

青鸞衛立刻伸手攔住蘇雪,蘇雪的手迅速在兩人的手臂上一點,便見他們手臂垂下,頓覺無力,眼睜睜地看著蘇雪進了屋中去。

“蘇雪,你不要太放肆!”清公主追了進去,嬤嬤見狀,也立刻跟著進了房中。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