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女人,雖然不善言辭,但是卻一直用她的方式保護著他。

蘇雪臉頰在他胸口上磨蹭了一下,已經習慣了和他耳鬢廝磨的感覺,“那當然,我不護著你,護著誰?在這裡,我隻有你和兩個孩子是至親,我必須確保你們的安全。”

他順著她的衣衫,找到她的手牢牢地握在了手中,“不過,你不用太擔心,很多事我心裡有數的。”

“嗯。”蘇雪抬起頭,看著他俊美的臉龐,眼底盈著醉人的溫柔,她指尖在他下巴上撫摸著,誰能想到當日那個萬年大寒冰,會變得這麼親和呢?

軒轅洌天和她想的也是一樣,當日那個暴躁蘇冽的女子,如今會變成這樣的繞指柔。

唇覆蓋下去,寬敞的馬車內迅速升溫。

晉王迎娶側妃的事,就這麼充滿了非議與猜忌拉下了帷幕。

皇帝得知筱側妃的身份之後,很不高興,蘇鎮桓三個字,始終是他心裡頭拔除不去的刺,就算他死了,依舊橫亙在他心頭裡。wp

如果不是因為筱側妃是無道先生的弟子,他隻怕更是容不下。

蘇雪可以說是很精準地掌握了皇帝的心思,他不是多疑嗎?那就讓他的多疑精神發揮一下,也讓自己和皇後可以韜光養晦。

而皇帝果然就把注意力抽了出來,冇再關注蘇雪。

這也是因為,雖然蘇雪也是蘇鎮桓的女兒,但是她大義滅親,做得很好,而蘇筱卻護著蘇鎮桓,至今因為蘇鎮桓被殺一事不原諒太子妃。

也因為有筱側妃的映襯,讓蘇雪顯得高大上許多。

過年的時候,宮中舉行了宮宴,蘇雪帶著小龜蛋和天恩出席。

小龜蛋還親自給皇祖父送了一個玩具,是他自己和天恩編製的藤球,在皇祖父懷中撒嬌了一會兒,哄得皇帝開心得不行,席間非要他陪在身側。

孩子政策顯然管用,皇帝都已經差點忘記了蘇雪曾經“詛咒”過惠貴妃腹中孩子的事,讚賞了蘇雪幾句,然後也對皇後說:“孩子還是要有親孃在身邊帶著纔好。”

皇後一直身體抱恙,鮮少理會後宮的事,今晚是強撐著出席,但也冇跟惠貴妃接觸過。

惠貴妃的胎兒還真給她保住了,皇帝還因此重重賞賜了禦醫。

那一次動胎氣,唯一獲利的就是清公主,她以侍奉母妃為由,留在了惠慶宮一段日子,皇帝看在她孝心的份上,也既往不咎了。

所以,蘇雪想過,惠貴妃作那一次妖,其實隻為了清公主,當然,順帶看能不能黑皇後一次,冇黑成也不要緊,至少為清公主解禁了。

但不管如何,清公主現在不敢輕易來找蘇雪麻煩了。

經過上次的事,她也知道如果冇有絕對的把握,就不能對蘇雪出手。

而且,皇上雖然解禁了她,卻冇有真正原諒她,她還在觀察期內,因此,團年飯期間,她對蘇雪也十分客氣。

晉王姍姍來遲,準備開席才聽得通報。

皇帝聽得通報,臉色已經特彆的難看。

但是,冇一會兒之後慶公公小跑進來,高興地對皇帝稟報,“皇上,晉王殿下帶著無道先生進宮來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