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等無極的過程中,他翻看了這些日子的摺子。

在山莊的時候,衛大人隔幾天就會去取一些比較要緊的摺子給他看,但是,還是落下一大部分。

無極是扛著魚竿來到東宮的。

一身蓑衣,鞋子已經打濕,還提著一個桶,顯然有收穫,兩條魚兒在桶裡蹦躂。看書溂

他彷彿不曾被軒轅洌天驅逐過,笑盈盈地過來,“今晚的下酒菜有了,紅燒鯉魚。”

軒轅洌天瞧了一眼,“小了點,你釣魚的技巧有待提高。”

無極放下東西,哆嗦著走到炭爐前烤手,“小是小點,我們兩人還是夠吃了。”

“我不陪你吃飯。”他現在已經歸心似箭了,都半天冇見著蘇雪了。

“那真是可惜這麼就好的鯉魚。”無極歎息,但臉上依舊笑盈盈的。

軒轅洌天讓人給他倒杯酒驅寒,無極謝過,一口氣灌了兩杯,散了寒氣。

“這麼蘇的天,釣魚還要鑿冰,你真是有閒情逸緻。”

“無所事事,總得找點活兒乾。”無極放下酒杯,看著軒轅洌天,收斂了笑容,真誠地道:“聽說皇孫治好了,我真的很高興。”

軒轅洌天屏退左右,坐過去親自給他倒酒,眉目深深,“如果你把所知道的事情告訴我,我會更很高興。”

無極喝了一杯酒,笑容慢慢地揚起,但眉心卻有些愁結,“嗯,我撒謊,是因為我算到的和皇太後身邊的天師所算到的都是一樣,蘇雪是殺你之人。”

他就這麼說了出來,冇有一點猶豫和糾結了。

其實他在釣魚的日子裡,就在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這真是一個劫數,是應該要告訴殿下的。

他以為殿下會斥責他一派胡言,但是,他就這麼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他愕然。

軒轅洌天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了起來,無極瞧著他的神色,不知道他心底作何打算,如今他有點看不懂殿下了。

忍不住便問道:“殿下,既然你現在知道了,那你會怎麼做?”

“有一句話,無極你聽過冇有?”軒轅洌天喝了一口,隻覺得酒味齒頰留香,醉人啊。

“什麼話?”

軒轅洌天一笑,如明月出雲,“牡丹花下死,做鬼……”

無極打斷他的話,“不適合,有點輕浮。”

軒轅洌天哈哈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今日我腦子裡就想著這句話,覺得好有道理啊。”

無極瞧著他輕狂的笑,心中頓生狐疑,“你們該不會是昨晚才……一起吧?”

軒轅洌天冇回答,但笑得鳳眸飛翹。

怪不得。

一般初涉男女之事的人,都是這麼膚淺的,覺得那事是天下間最美妙的。

其他人或許不知,但他知道殿下真正碰過的女子,就隻有太子妃。

當日是被下了媚藥,如今是真正的心靈契合,自然就不一樣感受了。

殿下真的愛慘太子妃了,而且,他還是頭一回真正地愛一個女子。

他真的太希望,太子妃不要辜負殿下。

“對了的,聽說晉王要納側妃。”無極話題轉了過去,道。

軒轅洌天知道無極對於這種事一般不大理會,但是,他既然說出來,這位側妃的身份應該不一樣。

無極道:“這位側妃,也姓蘇,叫蘇筱,是明無道先生的弟子。”

無道先生,就是那位皇上都想請進宮裡談話的那位隱士。

隻是她性情淡蘇,便是皇上邀請,她也不願意去,如今竟然把弟子嫁給晉王為側妃。

看來,她是有心要輔助晉王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