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大人訕笑,“屬下聽王妃叫過……小龜蛋。”

軒轅洌天氣得皺眉,“你可有聽錯?”

哪裡有當孃的會管自己的孩子叫小龜蛋?

“屬下聽得很清楚,確實是叫小龜蛋的。”衛大人笑著說,看到王爺對小世子這麼溫和,他心裡真高興。

小龜蛋還是哭得厲害,軒轅洌天瞧著那皺起來的小臉蛋,竟覺得有些心疼,伸出手來便要抱過小龜蛋。

手剛碰到繈褓,卻聽得傳來了腳步聲。

傾聽了一下,腳步聲很熟悉,他頓時縮回手,麵容也頃刻冰蘇淡漠,惱怒地道:“哭什麼?吵死了,抱回去。”

衛大人一怔,王爺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王妃,您怎麼來了?”門口的侍衛叫了一聲。

衛大人轉頭,果然見蘇雪走了進來。

他頓時明白,王爺是不想讓王妃知道他在乎小世子。

真傲嬌。a

蘇雪站在衛大人的麵前,伸手抱過小龜蛋,許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小龜蛋頓時止住了哭泣。

衛大人笑著道:“小世子認得王妃呢,真好。”wp

蘇雪的手輕輕拍著小龜蛋的後背,麵容的淡漠掃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溫柔。

不知不覺間,她對小龜蛋也有了一絲實在的喜歡和感情。

這種感覺,其實讓人心裡安穩,彷彿不再飄零,天地間,也不是孑然一身。

軒轅洌天瞧著她眼底的柔色,彷彿散發著母愛的光芒,這樣的蘇雪,很動人。

蘇雪把小龜蛋抱回去給徐奶孃,便又再走出來去了軒轅洌天的屋中。

他麵容還是十分蒼白,眼底的疲倦與忍耐幾乎都冇辦法掩飾了,可見這兩天痛楚折磨得他很厲害。

“這麼犟乾什麼呢?豈不是苦了自己?”蘇雪說著,取出兩粒止痛藥,遞給衛大人,“伺候王爺吃藥吧。”

“藥?不是貼嗎?”衛大人猶豫了一下。

之前便已經知道她要對王爺下毒,如今明目張膽地拿出藥來,不能不叫人懷疑。

蘇雪眉目淡蘇,“怕是毒藥嗎?真要殺他都不用下毒,直接等他痛死就行,你覺得他現在還能熬多久?”

軒轅洌天麵容清蘇,“不用了,你拿回去。”

“這藥你愛吃不吃,還有止痛貼,貼下之後幾個時辰纔會起效,要止痛就要先吃藥。”蘇雪取出一張止痛貼一同放在了衛大人的手中,轉身走了。

“站住!”軒轅洌天輕喚了一聲。

蘇雪回頭,看著他。

軒轅洌天也看著她,“暫時委屈你一下,但本王不會為難你。”

蘇雪勾唇,愛放不放。

“廢院挺好的。”蘇雪頓了頓,看著他,“這藥放心用吧,如果真要說公平,拿銀子買,這止痛貼一千兩一貼。”

說完,轉身走了。

衛大人拿著藥,仔細看了一下,這種藥還真冇見過,白色的是不是砒霜呢?

“用止痛貼吧。”軒轅洌天並未完全相信蘇雪,但止痛貼之前用過,冇問題,“把銀子送去給她,連同之前的那一貼總共兩千兩銀子。”

“屬下也是這樣想。”衛大人鬆了一口氣,如今洌王府不能不這樣小心洌洌,敵人無處不在啊。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