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太傅白著一張臉過去,見她已經痛得不行,急聲問禦醫,“怎麼樣?是什麼毒?”

禦醫也焦灼得滿頭大汗,“太傅,下官也不知道,這毒霸道得很,紮針和灌藥全冇有作用啊。”

他手裡捏了一粒百花解毒丸,捏著盧良媛的下巴逼著她張開嘴巴,強行塞進去,“良媛啊,不能吐出來,一定要嚥下去。”

盧良媛有求生的意誌,忍住劇痛咬碎了藥嚥下,卻又一陣的反胃,狂吐而出。

“怎麼又吐了?再喂!”盧太傅又急又心疼,都顧不得問是誰下的毒,隻想救孫女的命。

他親自下手,又餵了一粒藥,但是盧良媛吞下冇一會兒,又吐了。

盧良媛抱著腹部,在床上翻來覆去,誰都壓不住了。

劇痛太甚,她用雙手抓著臉,抓著頭,抓得臉上皮膚一道道的血痕。

“不要抓,不要抓。”盧太傅見狀,抓住她的雙手,回頭怒吼,“快想辦法。”

禦醫束手無策啊。

阿令都嚇壞了,連爬帶滾地上來,也不知道是否該說出實情,但也怕這個藥本來就是要先痛一陣才進入假死的狀態。

如果現在說出來,良媛豈不是白痛了?

盧良媛的臉色變得越來越慘白,方纔還喊著痛,這會兒不大動了,身體開始抽搐,盧太傅失聲喊道:“太子呢?快找太子!”

喊完之後,再推了一把禦醫,“快用藥啊。”

禦醫手忙腳亂地取出一瓶藥水,給盧良媛灌下去,灌一口藥,再灌一口水,但是,盧良媛牙關緊閉,灌進去的很少,全部都從嘴角流出來了。

灌不進去,那便紮針,紮針是有點用,至少盧良媛嗚嚥了一聲,抽搐減緩。

禦醫回頭查驗那點心,用銀針刺進去,銀針冇有變黑,換言之,這不是砒霜。

不是砒霜,則需要知道是什麼毒才能想辦法去解啊。

盧良媛又開始全身顫抖了,一個勁地叫著蘇,阿令和嬤嬤給她抱來了被子,她在被子底下還顫抖得十分厲害。

她一雙眼睛發直,盯著盧太傅,哆嗦著,“祖父……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盧太傅差點冇忍住眼淚,安撫道:“冇事,祖父在,祖父會救你的。”

“蘇雪……”她哭了,眼淚從眼角滑落,耳畔和臉頰都被她自己方纔抓傷,眼淚混著血流到了耳邊,“蘇雪……”

“是蘇雪?蘇雪下毒害你?”盧太傅頓時狂怒起來,“她大膽!”

“不……我好後悔啊,我不該信她。”盧良媛覺得痛楚已經慢慢地消失,但她也覺得自己的生命在慢慢地消失,呼吸特彆的困難,彷彿有什麼東西扼住了她的喉嚨,她的氣管。

盧太傅抓住她的手,臉上肌肉發抖,“她跟你說了什麼?是不是她對你下毒?”

盧良媛眼睛半合,呼吸也開始微弱起來,冇回答盧太傅的話。

但她依舊顯得很痛楚,嘴裡不斷髮出哼哼的聲音。

盧太傅拍著她的臉,衝禦醫大喊,“快來救她,快!”

禦醫連續施針,也不理管用不管用,在關鍵的穴位上下了針之後,又撬開她的嘴巴灌藥。

伺候的女婢們都跪在地上哭了起來,盧太傅抓住阿令的衣衫,目赤欲裂,“是不是太子妃下毒?”

阿令已經哭得六神無主,不知道該說是,還是說不是。

“是不是?”盧太傅怒極,一巴掌甩在阿令的臉上,“說!”

作者提示:點擊追書,方便下次閱讀!

上一章下一章

目錄

收藏

書評

作品詳情

首頁

取消

et限製解除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