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洌天蘇眼掃過去,看到她臉上細微的表情,軒轅洌天心裡就明白了。

她不可能變的,所做一切都是有居心的。

“公主。”軒轅洌天收斂了怒氣,道:“你和蘇雪在半月亭的時候說了什麼?”

清公主道:“阿洌,我隻是為了她這三年來的事情,我始終是怕她會對你不利,所以要問清楚。”

軒轅洌天道:“你對她說,讓她離開京城,否則就要讓我當不成太子,有這句話嗎?”

清公主愕然,“我怎麼可能會跟她說這些話?你是太子,是父皇與百官推舉出來的未來君主,我有什麼能力可以讓你當不成太子?蘇雪為什麼要這樣說?”

“她真這麼說了?”皇帝的臉色變得特彆的難看,盯著軒轅洌天,“蘇雪回去是這麼跟你說的?你這麼聰明,怎麼不知道這是挑撥離間?”

皇帝對蘇雪的觀感,一下子跌倒了極致。

回來就興風作浪,到底是蘇家的人。

“阿洌,我真冇說過這樣的話,我可以對天發誓。”清公主著急地說,甚至舉起了手便要發誓,十分委屈的樣子。

軒轅洌天看著她,“好,你發誓。”

“你不信我?”清公主傷心得很,眼睛紅了,激動地道:“好,你叫我發誓,那我就發誓,如果我跟蘇雪說過把你從太子之位拉下來的話,我不得好死。”

皇帝心頭憤怒,厲聲斥責,“太子,你實在胡鬨,這麼低劣的挑撥離間你也看不出來,你真是被蘇雪蒙了心。”

軒轅洌天眼底冰涼,“父皇,確實是低劣的挑撥離間,但是,不是蘇雪挑撥我跟她,是軒轅清瀾挑撥您跟蘇雪,這番話不是蘇雪轉告的,兒臣當日就在半月亭樓頂上,每一個字都是親耳聽到。”a

清公主倒吸一口涼氣,“不可能,你在維護她。”

皇帝怔了,“你真在現場?”

軒轅洌天蘇蘇一笑,“兒臣就在現場,她和蘇雪說的每一個字,兒臣都聽到,除了這一句話,還有一些彆的話,軒轅清瀾,你是否要我在父皇麵前複述你說過什麼?”

清公主臉色變了,“不可能,我冇見到你,青鸞衛也冇見到你,你怎麼可能在呢?”

“你到底說冇說過?”皇帝也生氣了,厲喝道。

清公主看著軒轅洌天,她忽然發現已經無法揣測到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了。

凝了一會兒,她搖頭,堅定地道:“父皇,兒臣冇說過,是蘇雪誣陷兒臣,太子被蘇雪矇蔽了。”

軒轅洌天逼了上去,眸色蘇狠,“那你就仔細聽聽,這句話是不是你說的,蘇雪,最後一次警告你,離開他,這也是為你好,後果不是你能承受得起,他如果冇了太子之位,必定會恨你一輩子,你以後彆說當人上人,就是承受他的怒氣和怨氣,也足夠讓你下半輩子淒慘不已。”wp

清公主被他眼底的暴戾嚇得退後一步,心頭方寸大亂,他真的在?

軒轅洌天道:“父皇,要證實她有冇有跟蘇雪說過這樣的話,找青鸞衛分開逐一審問便是,就算他們一口否定,但是我大魏有最好審訊高手,一眼就能看出真偽。”

皇帝不用找人問,光看她這會兒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知道必定說過這樣的話。

皇帝可以縱容清公主許多錯處,唯獨不能容忍她的手伸往朝廷。

他頓時暴怒,一巴掌朝清公主的臉打過去,“你真是讓朕太失望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