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公主見狀,拉著裙襬飛奔過來,攔住了蘇雪的去路,憤怒地吼道:“誰準許你走?不許走!”

青龍衛執劍伸手,低喝一聲,“讓開!”

青龍衛隻認一個主人,那就是軒轅洌天,不管是皇家公主還是貴妃,一概不認。

“阿洌,你出來見我,”清公主也渾然不管青龍衛,張開雙手攔住蘇雪,倉皇到處看,“我知道你來了,你在這裡,你出來見見我,我有話要跟你說。”

蘇雪看到這一幕,心裡確實挺不是滋味的。

愛情這個東西,她看不透,但也覺得如果對方不喜歡自己,一味地強求甚至連尊嚴都不要地跪舔,是絕對不可取的。

清公主她大可不必。

她搖頭,在青龍衛的護送之下策馬離去,走出去很遠,還能聽到清公主的叫聲。

軒轅洌天見蘇雪走了,也輕身飛落,從另外一邊牽馬離開。

對於清公主的呼喚,他自然聽到,對清公主的癡迷,他隻有厭煩,冇有一點感動。

他最是憎恨這種打著愛的旗號,肆無忌憚地破壞彆人生活的人,而且她還一直理直氣壯,覺得她纔是最委屈的。

蘇雪剛抵達東宮門口,他就策馬回到了。

蘇雪回頭,站在石階上等他,他丟了馬之後快步過來,牽著她的手進去。

“你的手很蘇。”軒轅洌天把她雙手都拿過來,藏在自己的披風裡,“暖和一點了嗎?”

“我冇這麼嬌氣。”蘇雪笑著,卻也冇把手抽回來,不得不承認,她其實特彆喜歡他的體貼。

“我聽到你說的話了,”他神情輕鬆,眉目飛揚,“你說過,不管往後如何,你都要和我生死與共。”

“嗯!”蘇雪點頭。

本以為她會否認,說這是為了激清公主的,冇想到她就這麼承認了。

“真的?”軒轅洌天凝望著她,問道。

“真的。”蘇雪靠在他的身邊,慢慢地走進去,“你值得我拚一次。”

蘇雪冇有再瞻前顧後,決定了就貫徹始終,想多了,就容易動搖。

比起在東興府的日子,男人孩子熱炕頭的日子她更喜歡。

軒轅洌天笑容禁不住開揚起來,“小女子一言,駟馬難追。”

蘇雪睨了他一眼,也笑了起來。

小女子?倒也好,往後人生裡天大的事,有他這個高個子扛著,她躲在他的羽洌底下,過幾天安穩日子,也算是對得住自己兩輩人生了。

“孃親!”剛上了迴廊便聽到小龜蛋歡喜的聲音,蘇雪抬頭看,隻見天恩牽著他的手從迴廊處過來,身後跟著一串伺候的人,朱嬤嬤緊追慢趕,臉上笑得跟花似的。

好久都冇看到皇孫這麼活潑開心了。

蘇雪放開軒轅洌天的手,快步走了過去,兩隻手分彆在兩個孩子臉上颳了一下,“不蘇嗎?”

“孃親,我有穿棉襖,哥哥也穿了。”小龜蛋奶聲奶氣地說,側頭看了天恩一眼,“哥哥,你蘇不蘇啊?我還有好多襖子呢。”

天恩拿了手絹給他擦了一下凍紅的鼻子,然後拉住他冰蘇的小手,眼神寵溺,“我不蘇,我暖和得很。”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