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洌天讓他們繼續找假蘇雪,一定要把她控製住視線之內,以防她鬨出什麼事。

估計皇祖母那邊也知道這事了,鳳衛會繼續找她的下落。

穿戴整齊,陪孩子吃過早飯之後,他們才往宮中去。

今日皇帝不上朝,也預留了時間給他們覲見,大臣們在禦書房候著,他在乾寧宮與皇後用早膳。

剛吃飯撤下,慶公公便進來稟報,“皇上,皇後,太子與太子妃覲見。”

“傳!”皇帝擦拭了嘴角,丟下了手絹之後坐在了椅子上,皇後也走過去和他坐在了一起。

乾寧殿正門剛好可以看到已經有些明亮的太陽,陽光帶來的溫暖,驅散了殿宇的森寒。

軒轅洌天牽著蘇雪的手緩緩進來,過門檻後跪下拜見。

“蘇雪拜見皇上,拜見皇後孃娘!”

皇後看到蘇雪的時候,鼻頭便酸楚了起來。

這三年來,皇後一直後悔一件事,那就是不曾好好善待過她。

甚至當日傳她入宮覲見,也曾與惠貴妃她們一起刁難她。

“起來吧!”皇帝打量著蘇雪,眸光是習慣性的蘇銳。

她容貌並不像蘇鎮桓,清麗孤蘇,與太子的沉穩內斂形成極好的搭配。

軒轅洌天牽著蘇雪的手站了起來,道:“父皇,母後,蘇雪不懂宮中規矩,若有什麼冒犯得罪,請先寬恕。”

“坐吧。”皇帝看了他一眼,臭小子,這還冇說話呢,就先幫著媳婦了。

軒轅洌天便拉著蘇雪坐下,本來椅子和椅子中間有一張茶幾,被軒轅洌天挪開,再把兩張椅子拉近貼在一起。

他要和她坐在一起。

這做法,未免幼稚,就連蘇雪都覺得他有點大驚小怪了,莫非在這裡,還能有人傷了她不成嗎?

皇帝瞧著他這般幼稚的舉動,心頭輕歎,“行了,朕隻是傳她過來問話,冇要對她怎麼樣。”

最清楚兒女心思的,莫過於父母。

他是在宣告,他離不開蘇雪,不讓任何人刁難她。

軒轅洌天依舊牽著蘇雪的手,應道:“是!”

他這麼做,是覺得蘇雪在父皇麵前會害怕,父皇天威凜冽,讓人望而生畏,進門就開始板臉,誰知道他會給蘇雪什麼臉色看?

這麵聖一關,他隻是想陪在她的身邊。

但蘇雪一點都不怕,氣度沉穩。

兒子在這裡虎視眈眈,皇帝倒是不好說其他的話,隻是問了這三年的情況。

蘇雪道:“這三年來,我一直在東興府,皇太後派人照拂,日子過得不艱難。”

“那就好,”皇帝瞧著她,“三年前,你大義滅親,為朝廷除去心腹大患,有功於朝廷,朕不會虧待你,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看書喇

蘇雪站起來,福身道:“多謝皇上,那就請賜我一麵免死金牌,若我犯下朝廷或者皇家認為的大錯,憑這金牌能免我一死。”

皇帝一怔,本以為她會說什麼都不需要,隻謝恩就成,冇想到獅子大開口,直接就要一麵免死金牌。

她倒是不客氣啊。

就連軒轅洌天都有些意外,但隨即也笑了起來,冇錯,父皇都開口了,不要白不要。a

皇帝睨了蘇雪一眼,“換一樣。”

語氣卻溫和了許多,彷彿距離一下子拉近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