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嬤嬤徐奶孃和四大侍女都站在門口,徐奶孃手裡抱著小龜蛋,小龜蛋的眸光落在了蘇雪的臉上,剛哭過一場的他,眼睛很紅很腫。

眼淚依舊是蓄在眼底,他其實看不清楚,隻見人影閃動,慢慢地朝他走了過來。

他的腦袋歪在徐奶孃的肩膀上,抽泣的聲音死死忍著。

等麵前的人站定,看著她伸出手,拭去他眼底的淚水,他看到了。

他見過她,在父王的書房裡有一幅畫像,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父王說,她是孃親。

蘇雪忍住眼淚,伸手把他抱了過來,喉嚨哽得厲害,冇能說出一句話。

小龜蛋定定地看著她,嘴唇顫抖得厲害,他的身子繃直,在蘇雪抱著他的時候,依舊保持著一點距離地看她。

他身子也在顫抖,如風中寒葉。

徐娘娘和朱嬤嬤已經帶著四大侍女跪下哭了,哭著喊王妃,小龜蛋纔有了真實感。

他的小手伸出來,慢慢地伸向蘇雪的臉頰,眼淚滾動下來,“您……真的是孃親?您真的回來了?”

“嗯!”蘇雪本以為他會抱著自己哭,卻冇想到他在故作堅強,但這模樣卻更讓人心疼,“我回來了,以後也不會再離開你。”a

他激動地顫抖,終於是在蘇雪說出這句話之後,雙手抱著蘇雪的脖子,放聲大哭起來,“孃親,孃親,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啊。”

小小的軟軟的身體在懷中痛哭,蘇雪心裡很痛,淚水也旋即奪眶而出。

軒轅洌牽著天恩的手站在旁邊,冇有上去打擾,這一刻相聚,他不曾想過這輩子可以有,所以現在有一種在夢境的感覺。

彷彿眼前一切都是誰構建出來的虛幻,不踏實,很不踏實。

蘇雪抱著小龜蛋進了屋中,朱嬤嬤和徐奶孃跟著進去,朱嬤嬤哭得泣不成聲,進屋之後也是跪在地上不起來。wp

蘇雪放下小龜蛋,替他擦去眼淚之後,對朱嬤嬤和徐奶孃拜了下去,把她們嚇得都當場止住了哭泣,朱嬤嬤大驚失色,“王妃,您這是做什麼?您怎麼能……”

蘇雪看著她,道:“不許說話,聽我說。”

這忽如其來的威嚴,鎮住了朱嬤嬤和徐奶孃,她們定定地看著蘇雪,眼底的淚又再流出來。

蘇雪眼底有些澀紅,道:“我很感謝你們這三年替我照顧兒子,對他不離不棄,謝謝你們!”

朱嬤嬤抹著眼淚,看著她的小姐,“不能這麼說,照顧皇孫,是老奴的本分。”

“對,照顧皇孫是奴婢應當做的,王妃,您這是折煞奴婢。”徐娘娘也哭著說。

蘇雪坐在床邊,又把小龜蛋抱起來,看著他清瘦的小臉蛋,她哽聲道:“照顧是本分,疼愛不是,有你們的疼愛,他纔可以這麼樂觀天真。”

兩人又跪了下來,既感恩又激動。

蘇雪想放開小龜蛋把他們扶起來,剛一定是,小龜蛋就驚嚇了一下。

“孃親!”小龜蛋黏在她的懷中,雙手緊緊地抱著她的手,“不要走。”

他像一隻八爪魚似地鉗住蘇雪,手腳並用,唯恐再被她丟下。

這毫無安全感的動作讓蘇雪更為心酸。

蘇雪抬起頭,看到軒轅洌天牽著天恩的手站在門口,他眸光籠霧,悲喜不明。

蘇雪輕輕歎氣,抱著小龜蛋走過去,腦子裡什麼都不想,隻想和他靠在一起,一家人靠在一起。

軒轅洌天抱住了他們,把天恩也抱在了一起,方纔的不踏實和虛無感,因為她在懷中而頓時消散。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