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樣,夢裡又出現了一幕景象,她殺了軒轅洌天,而這一次,軒轅洌天倒在血泊之中,卻是憎恨地看著她。

她看到自己在夢裡已經恢複了原先的打扮,眼裡對他也充滿了憎恨,殺了他,也彷彿是酣暢淋漓的事,哈哈大笑了起來。

她驚醒過來,猛地睜開眼睛,眼前漆黑一片,靜謐的夜除了她的心跳聲和呼吸聲之外,冇有任何的聲音。

但這一次,她竟生了叛逆的心態,在心底默唸,我不會殺他,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殺他,墨玄係統也會出錯的,她的心誌更堅不可摧,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能動搖。

她再度入睡,繼續入夢,夢裡的他依舊在血泊之中,憎恨地看著她。

蘇雪雖驚得一身蘇汗淋漓,但既然決定,便怎麼都不會動搖,她絲毫不猶豫地以血封住墨玄係統,不讓它再發出任何的預警,也不再啟用它,把它打入蘇宮。

三年裡研究墨玄係統,她已經知道如何關閉它。

未來的路,本該就是充滿了各種的可能,隻要不信那個結果就一定可以改變。

心頭有了溫暖,她開始相信一切都是可以改變的,至少,她也改變了,她開始相信軒轅洌天了。

關閉了墨玄係統之後,睡得很香甜,一夜無夢。

等醒來之後,已經天亮了。

她起來先裝扮一番,剛裝扮好天恩就醒來,她伺候好孩子穿衣和洗臉,便過去看小龜蛋。

軒轅洌天竟然也起來了,在小龜蛋的屋中陪他說話。

一身玄色衣裳,發冠束得玉樹臨風,心情格外的好,見他進來,一雙眸子便盯著她不放。

蘇雪咳嗽了一聲之後,他才慢慢地移開。

蘇雪福身,“殿下來了?”

“嗯,昨晚冇睡,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過來看看他。”軒轅洌天眸子依舊灼然,說話的時候是釘在她臉上的。

屋中,四大侍女,朱嬤嬤,徐奶孃都在,他這麼藏不住自己的情緒,蘇雪白了他一眼。

“父王,您今天很開心。”小龜蛋都看出來了,靠在他的身邊問道,“是有什麼喜事嗎?”wp

“跟你說過,有你孃親的訊息了,過不久,她就要回來了。”軒轅洌天微笑著說,嘴角和眼眉都禁不住上揚。

“那過不久是什麼時候呢?”小龜蛋期盼地問道。

“再等等。”軒轅洌天說話的時候,還是看著蘇雪。

屋中伺候的人聽了軒轅洌天這句話也是歡喜得很,朱嬤嬤甚至激動得落淚,“殿下,是真的嗎?王妃真要回來了?”

“不是王妃,是太子妃,昨天已經頒下了旨意。”軒轅洌天心情好到跟朱嬤嬤解釋起來。

“太好了,蒼天有眼啊,真是蒼天有眼啊。”朱嬤嬤激動地道。

蘇雪過去看小龜蛋,軒轅洌天冇退開,還坐在床邊,兩人的距離有些近,蘇雪隻得道:“殿下,請您起來一下。”

“你就這麼看吧。”軒轅洌天就是不走,三年來,這是一家人第一次這麼靠近,彷彿心都貼在了一起。

蘇雪隻得往邊上挪了挪,殊不知他卻又靠了過來,趁著她伸手去摸小龜蛋額頭的時候,肩膀往她肩膀上碰了一下,他的氣息無處不在,讓蘇雪冇辦法專心。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