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皇太後卻冇有提這位女大夫,倒是那福公公說過,這女大夫是替皇孫治病的,但既然是治病的,就是奴才,怎麼敢這麼放肆呢?

她可是太子妃啊。

不,古代的女人不都是愚蠢的嗎?她雖然是z國的人,但是在國長大,所以她對曆史瞭解不多,隻知道古代的女人地位很低,不該這麼張狂啊?

但不管她是什麼身份,在東宮裡多受重視,軒轅洌天不會為了一個大夫而對她怎麼樣。

等她真正掌權之後,首先就要把她碎屍萬段,她絕對不會容許這個醜婦如此的囂張。

所以,她在短暫的斟酌之後,又陰蘇地蘇雪說:“你這一巴掌,我給你記下,你等著,總有一天我要你百倍奉還。”

蘇雪見她無計可施了,也不再和她糾纏,轉身出去。

方纔打她一巴掌,拔下了她的一根頭髮,出門之後打開墨玄係統,查她的大概來曆。

本想知道她是哪個州縣的人,殊不知一查之下,她怔住了。

竟然是穿越過來的人?

墨玄係統的強大就在於此,隻需要用一根頭髮就能查探身份來曆。

方纔故意反手一巴掌打過去,倒不是為了要教訓她,一是想拿頭髮,二是想看看她的臉是不是易容。

臉是真的,確實和她長得十分相似,身高也差不多,聲線也差不多。

皇太後讓她來冒充自己,想必也不完全清楚她的身份,以為是很好控製的民女,但方纔她所露出來的凶狠,絕不是一個尋常女子的表情。

她很有野心。

而且,從她輕蔑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冇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彷彿可以愚弄任何人。

這優越感從何而來?

穆慈宮。

皇太後靠在貴妃榻上,聽著宮人稟報,慢慢地皺起了眉頭,“你說,太子冇有和她說幾句話便讓她回了綠蘭殿?”

“回皇太後,太子甚至冇有露出開心的神情,也不過說了兩三句便讓衛大人把她帶下去安置。”

皇太後疑惑得很,“他不是一直在盼著蘇雪回來嗎?如今回來了,為什麼不開心?”

皇太後心下一沉,莫非蘇雪已經先透露過身份?還把自己的真實容貌呈現給太子看過?

昨天傳召無極先生過來,無極先生說太子確實懷疑蘇大夫就是蘇雪,但是,昨天既還冇肯定,今日一早又上了朝堂,而且冇有與蘇雪見過麵,他憑什麼篤定蘇大夫就是蘇雪?

就算心裡懷疑,但和蘇雪容貌一樣的蘇筱先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他難道不印證一下嗎?

“婉蓉,”皇太後叫來身邊的嬤嬤,“你覺得蘇雪會跟他說自己的身份嗎?”

婉蓉嬤嬤道:“皇太後,若按照常理推斷,應該不會透露,畢竟她千方百計隱藏身份離開三年都不曾回來過,現在是為了皇孫的病回來的,看樣子她也不願意多事,而且,她也很在乎殿下,怕法師說的一語成讖,隻是,洌王妃往日行事叫人琢磨不透,如今會不會對太子說出身份,實在不好猜測。”

皇太後眉目蘇峻,“如果她說出來,則是不知輕重,可見也冇太在乎太子的生死,那麼是哀家錯看了她。”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