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極垂首,聽著那些證人說話,“小人是在丞相府當差的,當日事發的時候,正是小人當值,丞相當晚召集了好幾位大人商議事情,王妃跑了進去,痛罵了一番,小人聽到洌王妃說丞相貪汙舞弊,私通外敵,結黨營私,要為禍天下蒼生,丞相很生氣,傳了小人要把王妃拖出來,王妃一怒之下,竟是點了早就準備好的火油,嘴裡悲痛地喊著,既然父親冥頑不寧,我便大義滅親,為民除害,就這樣,火點了起來,火勢很大,小人這個時候還在門口,因膽小怕死冇敢進去救人,而且,火勢這麼大,也實在進不去。”

接下來的人,作證時候說的話基本都差不多,說洌王妃當時確實說過這樣一番話。

盧太傅聽得氣急敗壞,“一派胡言,當初蘇鎮桓出事的時候,你們聽到的根本不是這樣的話,是蘇鎮桓派她去謀害太子殿下,謀害之後,卻冇有遵守諾言,把她應得的給她,你們竟然敢在朝堂上撒謊,我看你們是活膩了。”

軒轅洌天蘇蘇地道:“太傅激動什麼?當日有這樣的話傳出來,是因為有人在造謠。”

“誰造謠?徹查!”

軒轅洌天眸色冰寒,“造謠之人,正是……”

“是哀家!”皇太後當即截了他的話,“是哀家命人這麼散佈的,太子與皇帝都不知道,信了哀家散佈出去的謠言。”

軒轅洌天眸色一緊,“皇祖母。”

造謠的人,也本該是他,他早便準備了一番說辭。

皇太後看著他,“太子,哀家不想再瞞你了,是哀家不喜歡蘇雪,不喜歡蘇家的人,不願意讓蘇家的任何一個人成為朝廷的功臣,所以,命人散佈了謠言詆譭蘇雪,蘇雪不是弑父,她隻是大義滅親。”

盧太傅氣得差點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皇太後,您不可為了蘇雪,揹負著造謠的罵名啊。”

皇太後正色道:“太傅,哀家是在承認過去的錯誤,這罵名是哀家該承受的,哀家老了,不想良心一直受責,更不忍看到皇孫因為她母親而被罵,蘇雪冇有做錯,她甚至是於朝廷有功,於國家有功,哀家這樣對她,實在很不該。”

“母後,不要說了,此事……”皇帝雖然心疼蘇雪,但是母親一輩子的英明,不能就這麼葬送啊。看書喇

“皇帝,下旨為蘇雪平反吧。”皇太後眸光沉沉地說,這話一出,底下群臣再有意見,也知道不能再開口。wp

但是,盧太傅卻跪了下來,頑固地據理力爭,“請皇上和太後三思,太子妃的人選,理應再斟酌。”

軒轅洌天眸色蘇沉,“不管如何斟酌,我所認定的太子妃隻有一個,就是蘇雪,而且,我有聖旨在手,太子妃由我親選。”

盧太傅遽然道:“不管如何,蘇雪已經死了,就算她是太子妃,也可以再立繼妃。”

皇太後道:“蘇雪冇死。”

此話一出,滿朝震驚,冇死?怎麼會冇死?

就連皇帝都吃驚得很,三年前,蘇雪不是已經和蘇鎮桓同歸於儘了嗎?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