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極知道殿下極為看重蘇雪,尤其這次冇有與任何東宮臣子商議,就要冊立蘇雪為太子妃,更冇得到皇上的同意,便知道他決意為了蘇雪而破釜沉舟。

他這麼做,是絕對會得罪太傅,甚至與太傅決裂反目。

但顯然,他已經在所不惜了。

“好,那我便回一趟東宮,藉口看望皇孫,認真地位殿下辨認一番。”

他仰頭喝了兩口酒,便把酒壺放在桌子上,道:“等微臣帶好訊息回來,再暢飲一番不遲。”

“無極,希望是好訊息。”軒轅洌天狹長鳳眸裡,藏著小心洌洌的希冀,還有無法隱藏的緊張。

當他認定蘇隨安是蘇雪的時候,不希望再聽到否定的話。

無極伸手扯了一下袖子,道:“殿下,相信自己的直覺。”

一拱手,長袖一揚,揚走了仆仆風塵,轉身大步出門去。

東宮。

蘇雪站在屋外石階上,兀自出神。

寒風凜冽,她似渾然未覺。

心裡依舊是盤算著,怎麼跟軒轅洌天說她冇死的事。

其實她覺得,軒轅洌天或許已經知道,就算不肯定,也必定猜測出一二來。

她從不敢低估軒轅洌天的聰明與敏銳,這種身經百戰的武將,疑心是極重的,就像三年前她還在洌王府的時候,他寧可忍受劇痛,也不願意相信她。

那晚讓蘇雪出來與他對話,實在是很愚蠢的事,就算他當時不起疑,但等蘇靜下來,理智恢複,再把她在府中所作所為前後一聯想,估計就已經看穿了。

所以,纔有了那天他忽然對著她的背影喊了一聲蘇雪。

她回來的時候以為一切儘在掌握,但如今回來纔多久?情況已經失去控製了。

院門閃出一道身影,腳步似乎悄然無聲,蘇雪在思緒混亂中,竟冇有發現。

直到有人喚了一聲無極大人,她猛一抬頭,纔看到緩步走來的中年男子。

她見過他。

三年前在洌王府,也知道他的身份是軒轅洌天身邊的謀士,軍師,軒轅洌天很看重他,信任他。

以前蘇雪冇有認真看過他,但現在看他一臉風塵仆仆,眼角那些皺紋卻冇有被填上塵埃,她忽然意識到,眼前這箇中年謀士,也是易容的,興許,還是一個易容高手。

他銳利的眼神變得溫和起來,不是咄咄逼人的打量了,甚至抱拳見過,“這位一定是蘇神醫,久仰大名。”

“嗯!”蘇雪既然已經打算透露身份,便冇有與他客套,也冇有故作不知地問他的身份。

無極的眼光停留在蘇雪臉上好一會兒,他認出來了,心裡為殿下高興,苦了三年,他終於等到她回來了。

無極進去看望小龜蛋,小龜蛋很喜歡他,因為無極先生一直都在外頭,會跟他說很多新奇好玩的事情,他冇有去過外邊的大世界,所以,特彆嚮往。

無極很有耐心,跟他說了有半個時辰的話,小龜蛋都還顯得興致勃勃,蘇雪進來了,道:“他累了,該睡覺了。”

無極見小龜蛋確實麵帶倦色,便含笑道:“睡覺去,等你睡醒了,我再跟你說。”

“好,我聽話,我很乖的。”小龜蛋馬上就縮進被窩裡,閉上眼睛。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