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良媛罵道:“我憑什麼懷念她?她當初想殺了殿下,還大逆不道地弑父,這樣的人就該遭天下人唾罵,憑什麼她留下的賤種,還能得到王爺這般的愛重?”

她一把抓住了母親的手,眼底有瘋狂之色,“母親,想殺了軒轅斯年,他死了,殿下就會徹底忘記蘇雪,他們之間也再無牽絆了。”

洪氏馬上捂住了她的嘴巴,“你瘋了?這樣的話你都能說出來?當初祖父安排你過來是做什麼的?讓你好好照顧皇孫,皇孫的母親是蘇雪冇錯,但他父親是殿下,你對他好,他終究會念你的養育之恩,蘇雪已死,往後他就是你的兒子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覺得他好噁心,他是蘇雪的兒子,他好噁心啊。”盧良媛咬牙切齒地道,眼底也灌滿了嫉恨,“每一次祖父叫我帶他出去散步,培養感情,他跟我說話的樣子,他笑的樣子,我都想撕爛他的臉,他的嘴巴,他是野種,是賤種。”

洪氏一巴掌打了過去,氣得渾身顫抖,“你要殺蘇隨安,母親支援你,她以下犯上,大逆不道,該殺,但皇孫是皇室血脈,你怎能這樣想啊?”

盧良媛顧不得臉上疼,依舊抓住洪氏的手,激動地道:“母親,你還記得外頭的傳言嗎?當初蘇雪是和侍衛方莫私通才生下小賤種的,小賤種不是皇家血脈,不是殿下的兒子,這是清公主親口所說,清公主怎麼會冤枉她?是她詭辯一通,才矇混過關。”

洪氏看著激動的女兒,收斂了怒氣慢慢勸道:“他與殿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你說他不是殿下的親生兒子,誰都不信,清公主的話你不能相信的,她原先對殿下的心思,人人皆知。”

盧良媛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不,我信她,那都是外頭的人對她的汙衊,她現在嫁給了李公子,夫妻恩愛,琴瑟和鳴,對殿下也隻有姐弟感情。”

洪氏見她油鹽不進,一門心思紮進了男女之情裡,失望得很,“你儘管鬨吧,鬨到你祖父生氣,他便會把你堂妹嫁給殿下,到時候,你就哭吧。”

“他怎麼能這樣做?”盧良媛生氣地道。

“你聽母親的,母親是為你好,要一個男人的心,不如要實權,你當了太子妃,踏實地好好對待皇孫,往後有你的福氣,千萬不要因為一時之氣,枉送自己的幸福。”

盧良媛又哭了起來,“我隻是覺得太不甘心了,蘇雪有什麼好啊?他為什麼寧可想著一個死人,也不看我一眼?”

洪氏蘇靜地道:“你要永遠記住一個事實,你嫁入東宮之前,已經有蘇雪,已經有皇孫,皇上和皇後對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好好地代替蘇雪照顧皇孫,你非要鬨,鬨到現在殿下都對你有微詞了,東宮的人對你也冇有好感,好在現在挽救還來得及,記住,趁著皇孫有病,你要多加照顧,這樣才能得到殿下的心。”

“我恨不得他死。”盧良媛壓根聽不進去,在母親的麵前,她不用掩飾了,她自認為不是惡毒的人,隻是,她堅信斯年不是殿下的兒子,他是野種,野種就該死。看書喇

洪氏見她如此固執,知道也勸不進去了,不斷搖頭,唉,當初把她嫁過來,就知道不合適的。

雖是自己親生,洪氏也失望得很。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